乌鸦菇

我会接着你的

【周喻】一生葬—7


写在前面

(给还在看文还记得的小伙伴们道个歉好啦…因为各种原因和拖延症已经成了年更坑货了。emmm大概会慢慢变成中篇。5w字左右吧。这张算是拉个序幕也算是个过渡。训诫不会再是主线内容。会把更多的笔墨放在剧情发展上。但仍旧是训诫类型的文。还是老规矩,圈外勿入。)

佣兵paro
训诫圈外勿入
自行避雷
谈人生红叉百度心理医生

【风起】

喻文州眨了眨有些发涩的眼睛,一旁的仪器依旧在正常的工作着。滴滴滴的声响从没间断过。试着起身却感到一阵疼痛和乏力。也不知道这是躺在床上的第几天了。

抬着手臂看了看套在指尖的脉搏感受器,似乎找不到可以呼叫外界的按钮一类的东西。毕竟icu这种地方不常来。干脆扯掉了贴在胸前的电极。
滴————的声音无限拉长。监护室外面的红灯不断地闪烁。

急促的脚步声从远处传来。

喻文州无奈的笑了笑“抱歉,我没找到呼叫按钮…”

几个小护士无奈的撇了撇嘴…“别吓唬人嘛…真是的”

喻文州听着护士小姐的抱怨赔着笑脸。
“周队呢?”

“周队长…据说是,挨了罚卧床不起呢…”护士小姐扶着喻文州好好躺下,又将床被摇起来。喻文州看了看手上的挂水。“我睡了多久?差不多可以离开监护室了吧。”

“这已经是第五天了。刚从阎王爷那里转回来,可别再折腾了。过几天才能转普通病房。之后还得静养个把月的。”护士望着喻文州皱了皱眉头,却也带着点无可奈何的笑意。喻文州看了看护士粉色的衣领上明显被攥过突兀的褶皱,眼睛眯起一条缝。

“什么人,出来吧”喻文州的声音不大,来人倒是很客气的拉开了门。朝喻文州点了点头。

黑色的面罩挡住了下半边脸,颈部有着一元硬币大小的复杂图腾刺青,刺青证明这人是总部情报处的。喻文州觉得不妙。刺青于明显部位证明这人是暗部中的白面。情报处只有少部分人会刺青于十分明显的颈部。而这部分人一般是以传达高层直接秘密命令为任务的,也可以说是直接执行高层下达的秘密任务。被认知身份后剩下的事情就好办很多。只是在颈部刺青这等事还是喻文州加入联盟之前的规矩。所以喻文州倒是真真的没见过暗部白面的人。

所谓暗部,亦所谓流的组织。凡暗流出身,都是从小在训练营长大的弃婴,或是通过某种残忍方式孕育的生命。在优胜劣汰的机制下生存的一群人。浸泡着鲜血活下来的他们,不可能会做出背叛组织的事情。

这样的组织独立于佣兵联盟外的任何一支队伍。他们的存在只是为了在暗中让组织更好的运作。

鲁莽的新人或者高层出现了叛变。前者的可能性几乎为零。所以喻文州能做的最坏的打算不过是把命交代在这。虚弱至此的他在暗部成员的面前,大抵也没什么好反抗的。

任务的失败很是蹊跷。原打算康复后慢慢调查。似乎是没有那个时间了。

那人只是静静的看着喻文州。眼神平静又冷漠。护士咬着嘴唇向边上退了几步。喻文州不难猜到刚刚发生了什么。对护士小姐笑了一下“你先出去吧,这里有点事。现在怕是很晚了,去休息吧”

护士小姐靠着墙壁慢慢离开了。其实来人并没给人什么气势压人的感觉。房间里只剩下二人的时候这种感觉更让喻文州坚定了自己的想法。

“你不是暗部的人。”喻文州像是直接跳过了确认的阶段,思考着对方的意图。

要是说为什么的话。暗部的人不会为了见任务目标而出手威胁一个护士小姐。再就是,刺青颈部的人都是喻文州的长辈了吧。这家伙看着就给人年岁很小未谙世事的感觉。

来人似是被猜中了心事一般很不情愿的皱了皱眉头。虽然只有一瞬但这微妙的表情还是被喻文州捕捉到了。喻文州轻笑了一下“若你是暗的人,怕是活不过训练营时期,但这刺青倒是很真。”

对方没理会喻文州的话。从怀中掏出一只黑色信封,递到喻文州面前。

“你不是暗的人我完全可以让你出不去这间病房。联盟的icu没那么容易来去自如。”喻文州拿起信封,上面的火漆封就是暗的图腾。喻文州见对方没有要离开的意思。或许并不只是送信这么简单。喻文州拆开信封,一张烫金拉丝工艺的邀请函,邀请函上寥寥几字。GLORY 以及一把酒店钥匙。大抵是高层的那些人搞的事情。信封的质地以及邀请函的规格。还有那把几乎是银质的钥匙。都证明了这次的宴会非同小可。可为什么请了喻文州这一点喻文州自己也想不通。还是这样一个几乎算不得是专业的暗部成员来送信。

喻文州看着这个寡言的少年很无奈。这种感觉和周泽楷不同。周泽楷的不善言辞不证明他不好懂。而面前这个人似乎是个哑巴。真真的无口。

他推了个轮椅过来,摆了个请的手势。喻文州虚弱的身体根本经不起这样的折腾。而那个少年亦始终无动于衷。联盟的医疗技术说不上是顶尖,但也掌握着一流的医疗资源。少年拿出一管注射针剂。淡蓝色的液体似乎有着魔力。喻文州听话的抬起胳膊。这针剂也是联盟仅仅发给队长级别的人。喻文州当然有,只是这种针剂也有着相当的副作用。它可以加速身体的细胞更新。但却在短时间恢复身体机能的几小时之后,身体承受着几倍比之的痛楚。亦有着致癌的可能,所以若不是非常时期是严禁使用的。就算是必须使用也需要严格控制用量。不然反噬的效果可能会让人崩溃。可少年紧接着又拿出一支,将喻文州按在床上。扎在伤口附近推了一只药。喻文州疼的皱眉,还有些发抖,咬着牙关抗了过去。

“走吧”他的第一句话不是什么嘲讽。不是什么任务相关的介绍。听他说话的声音,也的的确确是个少年。年岁不过弱冠。个子也不高。喻文州撑着身体站了起来。伤口处的疼痛已经很明显的减弱。身体似乎也更轻便灵活了一些。只是突兀的空腹感实在无法忽略。但这些已经不是很重要了。

喻文州坐在轮椅上。少年拿出黑色金丝的假面给喻文州仔细的带上了。绑带绕过喻文州的耳朵,在脑后系紧。喻文州虽然想套出更多的信息,也想知道当下是种什么样的境况。奈何来人寡言,还是静观其变为上策。果不其然的是,医疗中心的屋顶停机坪上,一架直升机默默的爬在那。喻文州被拽上了直升机,少年又仔仔细细的为他系好了安全带。也没什么可惊讶的。佣兵也算是一个服务于人的组织。态度认真仔细也是应该的。

直升机带起的风卷起地上的灰尘翻滚着腾空又向四周散去。满满的归于寂静。天空挂着几朵厚重的云彩,远处似乎也有电闪雷鸣。风暴快来了。

评论(12)

热度(35)

©乌鸦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