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鸦菇

我会接着你的

人畜无害的面容【孙翔刘皓】非cp!

“大家辛苦了。”蓝河还对君莫笑的队伍里同志表示了亲切地慰问。

“还继续吗?”唐柔问叶修,刚刚因为包子入侵的失误,记录在唐柔眼里就差了那么一点点,让她很是介怀。

“练练级吧”叶修说。

“记录还没到极致啊”唐柔说。
差不多了。”叶修好像挺不以为然。

刘皓在一旁窃笑。这姑娘还想到极致?有老子在,休想。什么是极致,你们很快就会看到了。

随后三次副本,大家都只是当练级一样刷刷,2号boss丧尸贝利当然更不会那样打法。boss那是经验,是装备,练级队怎么舍得卡着不打。

三趟副本刷完,离恨剑先行告辞,刘皓早已经懒得在这耗费时间了。他倒是挺有冲动现在就自爆身份的,却终究是忍住,而且装模作样地把三趟副本刷完。隐忍,刘皓一直觉得自己挺隐忍的。

下线后赶紧休息,各二天大早,找陈夜辉拿到了账号后,立刻集起了人马。

王泽和方锋然两个目前是俱乐部的替补,年纪轻轻的张家兴和申建两个却是俱乐部的当打主力,平时和刘皓走得极近。刘皓早已经和四人都打过招呼。而且跟着叶秋练习的这几天,他这边也找四人一起试过,自觉问题不大,所以才会如此自信。

此时才用陈夜辉这边的合适账号,那是怕练习过程中一不小心就把记录给破了……他们毕竟是职业级的,领悟力比唐柔和包子入侵不知要强多少,刘皓说了一遍后,大家已经意识上就知道该怎么做了。不像唐柔和包子入侵,需要叶修从旁不住地去提点。之后的磨合自然也是极快,如今拿到账号,刘皓觉得四次内必然可以搞定。
“现在刷啊?”四人都未了训练室,知道了目的。

“嗯。”

“晚上还有比赛呢”申建说。

“什么比赛?”刘皓问。

四人大惊,刘皓这副队长竟然连比赛日程都搞忘了吗?

“今晚对蓝雨啊”申建提醒。

“是吗?”刘皓看了看赛程,果然是今天。自己这些天尽在新区忙活着游戏了,竟然连这正事都搞忘了。最近几天也少有好好练习,数一数竟然是和那个包子入侵竞技场打得最多。

靠,想到这个家伙刘皓就觉得一阵晦气。

“呃……那还是等晚上比赛之后再来吧”刘皓犹豫了一下,还是把正事放在了前面。这个时间把精力浪费在埋骨之地的副本记录上确实不妥。

虽然刘皓很有自信,却也知道要刷掉眼下的那个记录也并不是那么轻松,高度的集中力是必须的。

“嗯,晚上吧”几人看刘皓做了这决定也是松了口气。张家兴和申建晚上还要打比赛自不必说,就是王泽和方锋然两个,虽然晚上基本是不用出场,但在比赛当日还跑去玩网游也不大说得过去,被俱乐部知道肯定会被批评。

“晚上什么地图?”五人一起离开时,刘皓突得问了一句。

张家兴险些栽倒,连忙扶了一下桌子。这副队长竟然连晚上会用什么图都不知道,这到底是恍惚成什么样了啊


比赛进行到组队战,嘉世开局占据主动,形势一片大好,兴欣网吧观众都跟着雀跃起来。

“哎呀,一个失误……这失误很严重啊”主持人忽然叫着。

嗯……这个刘皓,今天状态很差啊”解说嘉宾说着。

“他在第一场个人赛里也输掉了。”主持人说。

“但刚刚这个失误更不应该,刘皓今天完全不在状态。”解说嘉宾连连摇头。
话没说完又失误了……这个操作……呃……”主持人显然有些无语,找不到合适的来形容。

“作为职业选手,这个操作有个业余了……”嘉宾礼貌地批评了一下。

“形势被逆转了……“这样的漏洞,黄少天怎么可能错过。好、幻影无形剑,漂亮!这个幻影无形剑时机抓得太好了。”嘉宾叫道。

“孙翔现在势头不错,不过比起黄少天,还是缺一分老辣啊”

“不过我们还是可以期待他的成长。”

“这一场比赛……嘉世有些可惜啊……“嗯,现在看来,嘉世想要逆转的话、除非蓝雨这边出现刘皓那样接连的重大失误。”嘉宾说。

“呃……”主持人又无语了,显然不太相信这种可能性。

“好……比赛最终是蓝雨获胜。”终于,主持人宣布了结局。

可惜了,可惜了……”嘉宾犹自为嘉世叹息着。

兴欣网吧里一片沉寂,片刻后,终于响起了骂娘的声音,这一刻在兴欣网吧中,刘皓同志是荣耀无可匹敌的第一人,受到的待遇不凡全家老少都受到了荣耀迷们的关心和问候。

如此失误输掉的一场比赛,足以让绝大部分狂热粉丝失去理智,有人已经出门捡砖头准备去马路对面的嘉世俱乐部抗议了……“靠,这个傻货”连陈果也在不住地咒骂着,此时此刻没人待见刘皓,就是他最忠实的粉丝都不好意思辩解,实在是失误得离谱。

叶修依旧倚在门口吞云吐雾,一声不响地看着看客们骂骂咧咧地离去,不少人真跑到对面嘉世俱乐部门口鬼叫抗议去了。

嘉世俱乐部。

比赛结束后的众选手默默呆在休息室里,没有人说话。孙翔脸色铁青,狠瞪了刘皓几眼后,摔门而出。

其他选手大眼瞪小眼,偷偷看着刘皓的神情。

刘皓脸也是惨白,他当然很清楚自己失误的严重,而且知道自己为什么出现如此严重的失误。这些天,实在是注意力大不集中了,在那个20多级的狂剑士身上花费了太多的心神,以至于比赛临近都没有去及时调整状态。搞到最后是拿着和包子入侵竞技以及刷埋骨之地副本的状态去打职业比赛,能好才是见鬼了。
“刘队,那什么副本还刷吗?”申建也准备离开了,只是走过刘皓身边时凑上去轻声问了一下。

“刷”刘皓语气又狠又坚决,这要再不刷,自己胸中这口闷气更没法出了。

副本刷过,嘉王朝的记录依旧被叶秋他们压下去整整32秒。刘皓就已经知道了自己还是斗不过叶秋。

他深吸了口气,回到了房间。

拿了手机,刘皓给嘉王朝的会长陈夜辉拨去了电话。

“喂,刘队……”电话那边的声音有一丝犹豫,似乎是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一般。

“副本那边,你先自己应付吧!我暂时不方便出手了。”刘皓说。

“哦……”

“第十区……没有职业选手插手的话,必然是叶秋统治记录了。所以这方面公会之间的对抗已经转移,基本就看谁能争取到叶秋的帮手了。”刘皓说。
那我们……怕是不太方面吧?”陈夜辉说。

“可以试着接触,看看他的态度。如果不行,也要对他保持关注,看有没有什么突破口。有一个情报你重点搜集一下。”

“什么?”

“叶秋的价码。他和每一个公会的合作,最后索取的报酬都是什么!这个我希望可以知道一下。”刘皓说。

“要不要集合人手去对付他?至少他现在人单力薄。”陈夜辉说。

这个……你可以斟酌着去办,但不要出动公会的人,当心成为其他公会联合起来对付你的借口。君莫笑现在在其他公会眼中可是大红人,保不齐他就投靠哪家当靠山呢?”刘皓说。

“好,那我自己看着办吧!”陈夜辉表示。

“嗯,我有空也会常来十区看看,保持联系。”刘皓说。

“嗯。”

挂断电话,刘皓深吸了口气。这个时间,他已经不能再冲动了,这几天,他兴奋地有些过头,才犯下很多错误。破坏叶秋的刷记录计划失败,被叶秋反摆了一道,虽然让他愤怒不已,但说到底却只是私人恩怨,情绪上有些痛苦罢了。

他现在真正不该犯下的错误,是在晚上这场比赛中接连失误导致嘉世的败局。

上轮虽只获三分,但至少孙翔一挑三的表现让人们看到了希望。

这一场坐镇主场,迎战积分榜第二的强队蓝雨,如果多胜几场,那将是极其漂亮的一场翻身仗。比赛中,嘉世也的确占据了更多的主动,但却因为他这个副队长几个超业余的失误而毁于一旦。

眼下,虽然人人不悦,却还是暂把这当作一次状态不佳的失误。但是,如果接下来嘉世的战绩依旧是一蹶不振的话,那么回顾这个赛季,这个本该是翻身转折的地方,却因为他刘皓的失误而功亏一篑,这就将不是一次失误,而是一次重大的错误了。


这个错误,足以对他的前途产生致命的影响。这个时候,还搞不清楚情况,还因为私人恩怨分神跑去游戏里和已经退了役的叶秋纠结的话,那可真是要因小失大了。

叶秋……我知道你还不死心,不过一切才刚开始,你有多大的能耐,我会看着的!

刘皓咬牙切齿,对着镜子最后狰狞了一把,突然抬手狠揉了几下脸庞。手放下来时,脸上出现的已经是一副很是人畜无害的笑容,简直就像易容术一样神奇。

刘皓拉开方面,又一次走了出去,目光一瞥他的隔壁,虚掩的房门中,一丝灯光从缝隙中透出。

“咳。”刘皓咳了声后,上前轻轻敲响了房门:“孙队,休息了吗?”

“门没锁。”屋里的人回答真是酷极,但一股子不爽也是从语气中毫不掩饰地流露了出来。

刘皓最后调整了一次神情,微笑:“那我进来了啊!”推门而入。

孙翔开着电脑荣耀。狂飙手速,听着键盘噼啪作响的声音都能知道他多大火气。开着小号竞技场里找人随便哪个那不都是练手用的。

刘皓就在一旁站定,哪想孙翔根本就没理他,又向对面发起挑战。刘皓一句话都说不上只能眼巴巴看着。孙翔屏幕里被虐的那个魔剑士真就像自己,被人手提着战矛抡了出去,天击圆舞棍,一个豪龙破军打掉了最后那么一层血皮。一局又一局的,好不容易打到对面那兄弟受不起虐退了房间。孙翔也没理他又找了一个房间进去。

刘皓心里急,知道今天团队赛打成那德行也不好意思说什么辩解的话。但是自己在旁边已经站了有十多分钟。孙翔这是铁了心要把自己凉在这里。
看来也只能自己先说句话了。

“队长、”刘皓有点心虚。但看着正在荣耀的孙翔,还是自觉的提了提声音,毕竟带着耳机,音效还是有的“队长,今天的比赛我……”
“比赛?你说今天你在比赛?”孙翔直接撤下耳机,转过身直直的看着刘皓。

“我今天状态……”刘皓没有看着孙翔、把眼神扭到了一边。
孙翔没听他把话说完打断到“别和我说什么不在状态,你TM那也叫有状态?你懂什么叫状态吗?!”孙翔越说越气、本来是想借着竞技场发泄一下,好让自己能冷静下来看着眼前这个蠢货。看来自己还是前功尽弃,冷静?这种事情显然和怒火中烧的孙翔没有任何关系。刘皓局促的站在孙翔面前。要是论年龄,论资历、孙翔都是比他小的。叫声哥都不为过。只是今天刘皓的状态在人看来比小孩子还幼稚的多。和叶修赌气去刷一个埋骨之地的副本记录。说出去真的是要让人笑掉大牙的节奏。如果让人知道是因为这种事情影响输掉了比赛、那刘皓晚上睡觉都要小心是不是有砖头从窗户飞进来了。

孙翔的怒气值显然是爆表了的。“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和队里那些人搞的乱七八糟的事。因为这些让你今天犯那些菜鸟级别的错、副队长?你还副队长?你去给挑战赛里的菜鸟队当副队长吧。别让我看见你、滚远点。”孙翔说着就转身继续找人竞技场了。

刘皓心里不爽,但也知道这都是孙翔气头上的话。眼前的任务只是把怒气值刷下去。深呼吸了一下说道“队长我错了”

孙翔显然没有那么好的忍耐性。“让你滚听不见吗?”

“队长,我真的知道错了、下次不会了。”继续磨、比磨王还能磨。

“我说叶秋是怎么忍了这么多年的。”冷不丁的问了一句。“我不是他,给你机会了你不滚、我可不忍你了”

刘皓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就直接让孙翔给按到床上了。刘皓挣扎了一下,上身被孙翔死死的按着。虽然不至于真的挣不脱这种束缚但自己有错加上自己还要刷孙队的怒气值、也就只能忍了。他也能想到孙翔要干什么。因为叶秋也做过同样的事情,只不过叶秋还是讲道理的,起码是一脸正直的让你自己找地方趴下。不会像孙翔一样简单粗暴。

刘皓还正想着那些有的没的,突然接连的痛在身后炸开。让刘皓呼吸一紧,“厄……”忍不住突兀的痛楚,不小心闷哼一声随后便咬紧牙关竭力忍耐。皮带抽在队服上的声音闷闷的,孙翔像是完全的失去理智,下手也不分轻重,二十几下过后刘皓就再也忍不住疼痛,开始左右挣扎。手紧紧的攥住床单,从齿间溢出压抑不住的呻吟。“队……队长……疼……厄。”刘皓最开始还靠着理智让自己不要挣扎。心里就是想着挨两下让队长出出气。现在才发现真是忍不住了、火气爆棚的孙翔力气真不是一般的大。刘皓痛的拱起上身,挣扎的幅度越来越大,换来的也就是孙翔打的越来越重。终于刘皓像是泄气了一般不再挣扎、上身趴在床上扯了一个枕头抱着把脸埋进去。
“嗯……啊…我错了。我的错。”像是放弃了一样呢喃着道歉的话。埋在在枕头显得声音有些闷闷的。孙翔没说话、继续抽打着不做挣扎的刘皓。

前前后后的已经打了多少下孙翔也记不清楚。只是看见副队不可抑制的颤抖时停下了手。怒气值瞬间减到负数。扔下手里的皮带,伸手从身前拦着腰把刘皓放在床上。没有了力气的刘皓已经不想看孙翔的脸,就趴在床上一动不动。
“趴着别动、一会回来”孙翔拿着外套,把围巾胡乱的缠上,急匆匆的跑出去了。

刘皓第一次觉得孙翔这个队长也不是那么好糊弄的。一直以来觉得说点好话满足一下孙翔那种及其自傲的心性就能把他控制好了。这次也真是出乎意料的事情。试着用手碰了碰身后的伤,比叶秋当初打的还要疼、不知道严重了多少倍。叶秋教训人起码还是有分寸的,不像孙翔这样无脑。冲动。刚才刘皓竟然有点怀念起叶秋了。这真是不敢相信的事情。

“咔哒”门开了、孙翔拿着一袋子药气喘吁吁的跑了回来。以至于走廊里看见了经理和队员诧异的目光时也没有停下来。

看着床上还是一动不动的刘皓时孙翔有些后悔刚刚的冲动。

脱下外套去洗了洗手,坐在床沿上伸手摸了摸刘皓额头。还有一层的冷汗。刘皓显然是觉得现在这样很尴尬,把头扭到一旁。
“帮你上药”说着孙翔就开始脱刘皓裤子。刘皓刚想说不用了一类的话、孙翔就已经连同底裤都给人脱光了。刘皓一下子脸红的透透的,不好意思的并了并腿把脸重新埋到枕头里。

刘皓真的没有力气动了,自己上药更是不可能,于是也就只是反抗了一下没有做过多的动作。孙翔也知道自己打的有些过分了,只是道歉的话还真的不可能说出口,最多也就是上药的动作尽可能的轻一点。刘皓的臀峰处已经有些发紫,皮带很好的照顾到了整个臀部,甚至有几下抽到了腰上腿上,血点密密麻麻的布满了红肿不堪的地方。

 

“听队里人说的,临比赛了咱们的副队长连比赛用图都还不知道,我真不知道你都干嘛了。”孙翔脸上又无奈又愤怒。打也打过了,生气也不能拎起来再揍一遍。

“以后新区的事情都交给陈叶辉吧,你做好你的副队长专心训练。下次再有这样的事,就不只这样了。”

“恩。”刘皓闷声闷气的回答着。显然孙翔还不知道叶秋在新区的事情,刘皓也就忍着没说,说出来说不定又惹得孙翔发毛。要说也要等个更合适的时机。

孙翔站起来给刘皓盖上被子“今晚你睡我这,明天你不用训练了,好好歇一天。”

刘皓心里还是狰狞着的,只是依旧看似无害的说着“谢谢队长。”

 

评论(3)

热度(23)

©乌鸦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