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鸦菇

我会接着你的

生日风波


黄少天最近有些不在状态。喻文州早就发现了。

只不过他没有和少天谈谈为什么。最近这几天每天的训练做的都很快,话也少了很多,虽然每次训练依旧会在耳边聒噪,可是相比正常情况下的语量也是降了不少。还有几天又要到常规赛的日子了,黄少天的状态也依旧是那样。匆匆忙忙,没人知道他到底在干什么。甚至最近和喻文州做爱都有一些漫不经心。他们早就确定了关系,蓝雨队员们虽然面上不说,可私下里谁都明白怎么回事。大家还是支持剑与诅咒的不一般画风的。

二十三轮常规赛,二月七号,蓝雨对神奇。这确实没什么好紧张的。所以喻文州并没有在意黄少天这几天的心不在焉。奇怪的氛围就一直这样弥漫在黄少天的周身。甚至今早喻文州叫黄少天一起吃早饭的时候黄少天还是黏在床上揭不下来的。

“队长让我再睡一会,一会一会,就一会。”黄少天说着又往床角缩了缩,紧紧的拽着被子。头上的黄毛乱篷篷的,喻文州无奈的摸了一把黄少天满头的呆毛,“那我先去食堂取餐,给你带回来一点。过二十分钟你再起床吧。”

喻文州去食堂要了黄少天平常爱吃的流沙包和豆浆。喻文州则是要了一碗粥和一些小菜。甚至还等到流沙包的温度刚好的时候回到黄少天的宿舍。

喻文州象征性的敲了两下然后推门进去,看见的只是黄少天依旧是那个姿势缩在床角,甚至还有细微的呼噜声。喻文州把早点放在桌上悄悄地去了训练室。早上八点半是每天早训练的时间,现在已经八点了。喻文州作为队长也需要早点到训练室准备一下。

训练室的门没关,能听见有节奏的键盘敲击的声音。喻文州欣慰了一下,卢瀚文自从出道以后几乎每天都是训练室里最早到的一个,前阵子黄少天也会早起一些到训练室和卢瀚文PK一下。

喻文州推门进去,卢瀚文头也没抬的说“队长早啊”喻文州笑笑“早”
等卢瀚文的基础训练做完后喻文州问到“小卢你知道少天最近在忙些什么吗?”
卢瀚文歪了歪头,笑了一下“黄少应该是在准备很重要的东西吧。昨天晚上和我Pk时还问我,送什么东西给最重要的人才有纪念意义。”喻文州愣了一下随即心里了然。
“队长你是快过生日了吧?黄少是不是再给你准备生日礼物啊?诶,队长你和黄少关系真的很不一般诶,你知道黄少昨天和我PK时说了多少话么?而且我问他谁是最重要的人时他居然还结巴了,诶?队长,你是少天最重要的人啊。真好呢”卢瀚文也开始滔滔不绝的说着。简直就像是小版的黄少天。喻文州会认真地听黄少天的每一句话,不觉得烦,所以现在倒觉得卢瀚文更可爱了。

“是啊,我快过生日了,我自己都快忘了。”“小卢你先练着,最近也稍微歇一歇吧”加练毕竟还是很辛苦的,喻文州比谁都清楚。“没事队长,我一点也不累”声音里充满了朝气,和一开始一样充满活力。


早上十点钟,这是黄少天睁开眼睛的时间,看了看天花板,再看看床头柜上的早餐,诶?不对,十,十点了!!!!!!!!。注意到时间不对的黄少天飞快的从床上蹦下来。胡乱的洗漱,穿衣往嘴里塞了两个冰凉的流沙包就着豆浆大口的吞下去。

“刚走廊里飞奔的那个是黄少天?”蓝雨一员工问
“好像是。”另一人回答
“刚睡醒?”“还迟到了?”“大概”


“队队队队队长!!!!!!!!!你听我解释!!!!!”黄少天的人还没出现在训练室,但巨大的文字泡好像一个瞬间就把众人淹没了。
蓝雨众人被吓得炸毛,喻文州手指抖了一下,翻滚一下子滚歪
“队长队长,我不是故意起晚的啊,只是昨天睡得实在是有些了,今天训练一定好好做,我做双份的双份的好不好,队长你不知道啊,昨天我做恶梦了,半夜醒了一次,然后费了好大劲才睡着啊。你猜猜我梦见谁了?我梦见那个叶不修啊,那个混蛋和我们蓝溪阁抢boss啊,我打了他一个落花流水的。”黄少天的跑题功力见长。

“把叶修打得落花流水不应该是好梦么?”卢瀚文偷偷的和旁边的宋晓说着。
“不要在意细节!”

“少天先训练吧。”喻文州依旧是挂着那个招牌微笑,看不出到底生没生气。
“是的队长!我练双份!说到做到!!!”黄少天还能不知道自家队长的心情么 ?这表情可能是一点事都没有么?明显的不可能啊。喻文州可是四大心脏战术大师之一啊,不光比赛场心脏,平时也不太干净啊。虽然知道这事没这么简单就完了,可是他也不知道喻文州能用什么样的方式治他啊。这明显就是必死更痛苦的等死啊。心里这么想着手上也是狂飙起了手速。


基础训练对黄少天来说十分的easy,不存在难度这种东西,做的也快极了。后天客场比赛,所以上午基础训练下午是渗透战术。泡在训练室的这一整天过得也很快,少见的是喻文州竟然没有和黄少天一起吃午饭。黄少天也挺郁闷的,下午听喻文州讲战术的时候更是有点心不在焉的,直勾勾的看着喻文州出神。

喻文州看在眼里什么也没有说,也没有去提醒他回神。“以上就是后天要使用的战术,明天的训练照常,下午的时候安排了和训练营的指导赛,团队赛,可以试用一下咱们的战术。。”
“没有什么别的事了,最近注意休息,晚上我去查房啊。你们都小心点,被我抓到到时间不睡觉的,第二天基础训练三倍”喻文州勾起嘴角笑了笑。队员们一阵寒意。


看人散的差不多了,喻文州收拾东西关了灯。窗帘拉好,门反锁。走到黄少天跟前看着愣在椅子上的黄少天笑了一下。
“不打算和我说些什么吗,少天?”依旧温柔的声音却让黄少天把头低了下去。似乎今天洗了技能点。少见的没说什么。
“比如……昨晚到底几点睡的?”
“没看时间啊队长。大概是……”声音越说越小没什么底气。
“恩?”
“大概凌晨三点?队长你听我解释一下啊,我真的是有事。”黄少天显然不想告诉他自己昨天晚上都做了些什么,喻文州也知趣的没有问。
“那少天想要什么惩罚?最近心不在焉的状态,别当我没看见啊”喻文州倚在桌子上看着黄少天紧张兮兮的模样觉得好笑。这样的黄少天到是他没有见过的。就算是在00的时候,黄少天也是嘴从来不停的。
“队长你别吓我啊,我胆小啊。不禁吓,后天还要比赛呢。”黄少天生怕喻文州玩出什么花样来。自家队长的心真是猜不透。
“惩罚还是要有的,少天就趴桌上吧。”喻文州直起身子拍了拍少天肩膀眼神示意对方起身。黄少天到是没有墨迹站起来趴桌上,就像是猜到了喻文州要做些什么一样。只是他很委屈很委屈。凭什么自己做的都是为了他,他还要这样惩罚自己。

喻文州看出了黄少天利落的动作中的赌气,叹了口气。
“少天知道自己错在哪了么?”说着拿出了文件夹里特意带来的一把钢尺。
“不应该晚睡。可是我真的有事。”承认错误加上辩解等于不愿意接受惩罚
喻文州没有计较“还有么?”
“不应该训练迟到。”
“这个罚过了双倍训练,不算了。还有么?”
“还有啊,没了啊队长。”
“少天把裤子脱了,咱们先罚你晚睡。”喻文州拿尺子点了点黄少天的裤子。
“队长,算了吧。怪难为情的”黄少天扭头看了看自己队长的表情,显然是没什么商量的余地。
“和少天做的时候少天可还是很享受的,没看出有难为情啊^ ^”
黄少天磨磨蹭蹭的褪下了裤子,还是留下了底裤,同样的扭过头,盯着喻文州有一种这是底线我不会再脱了了坚定感。
喻文州一只按住黄少天的脑袋让他老实趴着。另一只手直接退掉了黄少天的底裤。
“穿着可打不疼啊少天”喻文州将声音压的很低,略带笑意。
“队长你忍心…吗”黄少天别扭的小声说了句。
“啪!”“你说呢?”喻文州说着拿尺子狠抽了一下,一道红痕浮在少天臀峰处。换来身下人一声压抑不住的闷哼。
“晚睡、二十下。好好反省”^ ^喻文州声音里倒是听不出多少严厉。
“啪啪啪!”连续的三下打在黄少天身后,力道也不是忍受不了。可是毕竟是钢尺,还是让黄少天咬紧了牙关。
喻文州保持着三下一组的频率、每一组空了五秒左右。
黄少天一直在忍着不出声。用了各种办法。不长的指甲扣到手指上。想让自己转移注意力。房间里充斥着钢尺接触皮肤发出的清脆声音让他脸红。他还是很委屈。因为再过几天就是喻文州的生日。他为他准备生日礼物上网翻了无数的帖子和资料。甚至找了叶不修打听送什么给喻文州有纪念意义。当然叶修的答案一定是被否的。他说送喻文州一个打地鼠游戏机。

到了第四组。从喻文州的角度,眼下只见黄少天攥紧了的拳头,拱起的背还有忍不住发抖的小腿。
“少天,后天是对神奇。如果下次这个时候是对战霸图,微草,轮回,兴欣呢?”喻文州终于用了九成力气打完了剩下的两下。黄少天死死的咬着嘴唇忍住痛呼。听了喻文州的话也确实觉得自己有错。耳根发红。
二十下说疼也不算太疼、可是喻文州每三下抽在一个地方,速度快疼痛剧烈自然比较难忍。钢尺打手心的时候黄少天还是记忆犹新的,尺起尺落不出十下手心一定能肿起来一层。尺子在喻文州手上也算灵巧,大多数都打在臀峰上、有两组打在臀腿处。黄少天头上一层薄薄的汗珠。

“还有错么?少天?”喻文州问道。尺子附上红肿的臀峰。

“不该比赛前分心…吧”黄少天把胳膊叠着放起、头埋在臂弯。“队长,继续吧”道理懂是懂了,可黄少天还是心里别扭。一副认打认罚的模样。让喻文州没了办法。喻文州揉了揉黄少天的头发。把尺子扔在桌上。
“起来吧、回宿舍”

黄少天没说话、没动作。
“我知道你在做什么,瞒不住我的。说真的我很感动少天。可是比赛更重要一些。就算这次只是神奇。”喻文州很认真的说着。

沉默。

喻文州伸手帮黄少天提上内裤裤子。拉了他一把。黄少天还是没动。

“非要我打你?后天你不上场了?”喻文州俯下身子在黄少天耳边说着。

黄少天脸依旧很红,终于直起身来。嘴炮的开关彻底被闭上了,眼神也在躲着喻文州。

喻文州像是在等黄少天说些什么,也没有说话。两人间弥漫着一种不正常的空气。
“唔…队…”黄少天头被扭了过来,自家队长近在咫尺、嘴唇贴了上来。喻文州知道黄少天在想什么。黄少天也知道喻文州在想什么。交换彼此的想法?认同或是不认同。这种事情不考虑,没界限,没有对错。对于蓝雨来说、站在队长的角度。比赛永远是第一位。可对于黄少天来说。站在恋人的角度、有什么能比对方更重要?答案永远都是没有。

喻文州主动送上的吻、黄少天配合的微张双唇,索取或者被索取。贝齿、舌头,口腔里的每一寸。喻文州攻城略池占据了黄少天的全部。两人粘腻了很久、直到双方都缺氧时分开。呼吸不畅,心跳加速。脸颊泛红。脑海里都是肌肤相亲之事。
“少天?回宿舍?”
“嗯!回宿舍。快点啊。我先回去。”黄少天嗖地一下飞出了训练室。
——————————————
蓝雨某员工“那是黄少?”
“是的吧”
“好像有点脸红?”
“跑步还有点别扭?”
“刚从训练室出来?”
“咳咳,别瞎想。你们看错了。”

喻文州倒是没跑着出去。

“那是喻队?”
“脸也很红?”
“好像是的…”
“咳咳…………要不要跟踪?”
——————————————
二月七号、蓝雨对神奇、客场9:1。据说黄少天当时状态特别好。组队擂台第二个上全扫对方。
——————————————
二月十号。

“队长!!生日快乐!!!!”黄少天手里捧着一个大盒子,用不太漂亮的字体写了祝队长生日快乐。

喻文州笑着接过、“可以拆开么?”
“当然可以、你还得快点拆呢、盒子不透气,别闷死了。我刚封上。忘打孔了!糟糕。队长快拆、快快快”
喻文州一脸明了“少天……不会是活的吧?”^ ^

“队长你一定会喜欢的!它特别可爱。我从毛色到耳朵都有好好挑的!”
开盒后。一只毛茸茸的小狗。探头探脑的看着喻文州和黄少天。往前挪了挪、舔了一下喻文州搭在盒子边上的手指。喻文州笑了。很开心。
那只狗叫什么呢?黄少天起的名字,叫俊朗,小名笑笑……

评论(7)

热度(80)

©乌鸦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