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鸦菇

我会接着你的

【周莫】知道错了

写在前面
sp内容 不喜勿入
ooc

周莫

知道错了

周泽楷很生气,后果倒是没多严重。

这是周泽楷和莫凡在一起的第二年。两年的时光足够让所有因冲动而起的爱退掉最初的颜色,浅浅显露出原本的样貌。或许是宝玉一般,时间久远却愈发的珍贵,也或许是那镀金的铁块,褪去了虚假的繁华。

周泽楷和莫凡的两年过的似乎很快很快。即使周泽楷和莫凡恋爱这么久,不爱说的话习惯也没多少改善,倒是莫凡,面对周泽楷的时候话变的多了起来,就算是多,也仅仅是快要变成正常人类的那种标准。

平时不愿意说话的周泽楷,生气的时候就更加的不爱说话。整个屋子里都是低气压。阴着脸的周泽楷坐在沙发上生闷气,罪魁祸首坐在卧室里不敢出去。

原因?说起原因也简单,周泽楷刚退役不久就伴着行李住到了上林苑,这不是安顿好了莫凡才到处功夫回家跟父母交待一下。一去也就是三四天的事,周爸妈通情达理得很,对于儿子是同志这事也想得开,就是舍不得周泽楷走,这才多留了几天。哪能想到,莫凡小同学这几天在家猫着又变成了一个活生生的小宅男。要只是在家里宅着,周泽楷倒也不至于发这么大脾气。只是莫凡同学太作。连着一周吃了不同口味的泡面。基本上是一日三餐餐餐泡面,楼下小超市的泡面都要被莫凡承包了。

镜头转回到周泽楷进门的时候。

周泽楷在门外纠结着要怎么和莫凡解释晚回了四天,拎着一箱子的老家特产心里念叨着说不定晚上给做顿好吃的,莫凡凡就能不去纠结迟回的事儿了。于是周泽楷推开家门,本想看见的是井井有条明亮温馨的小家,却被满屋子混杂着红烧牛肉,酸辣排骨,小鸡炖蘑菇,各种辣度的干拌面的气息给呛的几乎要昏了过去。

周泽楷快步走进屋里,行李箱丢在玄关,急匆匆的打开了客厅的窗户,开开了空气净化器,这才想起来,莫凡小同学的身影还没见着。

房子是三居室,一客房,周泽楷莫凡各住一间。周泽楷先是去了莫凡的房间,被子板板整整的几乎都没动过。地板上落了一层灰。周泽楷没着急,又打开了自己的卧房门。终于见到了缩在被子里不断发抖的莫凡。莫凡看见周泽楷之后缩地更紧了,嘴唇干瘪瘪的被咬破了处,暴了皮的嘴唇上面还有点点血痂,莫凡一句话都说不出,周泽楷身手去摸莫凡的额头,烫的不行。莫凡终于开口说了句"疼"虚弱的声音像是棉花上放了一根针,连声线的颤抖都显得虚弱且无力。周泽楷有生以来第一次害怕了。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那么大力气,舟车劳顿之后用这辈子最快的速度抱着莫凡到了医院。那种恐惧的源头,是爱人。

后来证明了莫凡只是吃了一周的泡面,结果急性胃肠炎犯了。绞痛呕吐腹泻还有高烧折磨了莫凡整整三天。周泽楷陪着莫凡挂了三天的水,吃了三天的清粥,昼夜不离的坐在莫凡身边端茶送水。期间还给莫凡擦了身子,即便如此,这三天也是一句话都没说过。给莫凡的脸色够明显的了,我喜欢你照顾你伺候你但我没原谅你。大病初愈的莫凡身体还是很虚弱,最后一天挂水结束之后,周泽楷被大夫又狠狠地教育了一顿,说什么不可以连续好多天吃泡面啊,不能吃辣吃很多天阿,不能泡面兑可乐阿,胃不好就更不能作阿等等之类。从医院回来的路上莫凡小心翼翼地瞄了一眼周泽楷更加凝固的脸。于是就是这幅模样了,莫凡一到家就钻进了卧室。周泽楷一个人坐在沙发上生气。

所以当莫凡看见周泽楷拿着木头饭板站在自己面前的时候特别不解。这是要教育自己好好吃饭吗?莫凡这么想着。眼神却不敢看周泽楷。哪怕是看看身体都不敢。正别扭着要怎么开口说话呢,莫凡觉得身体一轻,直接被周泽楷按在了床上。现在的莫凡力气根本不及周泽凯的三分之一,周泽楷摆弄个莫凡,绰绰有余。所以就连莫凡惊讶之余那几下子挣扎,也几乎没费力气就被轻松化解。莫凡被反剪了双手按在腰间,脸直接埋在了被子里憋的上不来气,只好挺着头向边上侧。周泽楷手下利索,没等莫凡调整好姿势,啪啪啪三下就直接亲上了莫凡的臀峰。本就皮薄身子虚着的莫凡愣是被这压抑了周泽楷三天以来怒气的板子给打出一层冷汗。

周泽楷觉得这么揍看不见伤势姿势也别扭,把莫凡拉扯起来自己坐在床边,换了个标准的OTK。三下两下的拔干净了莫凡的裤子内裤。莫凡现在完全是被吓傻了的状态。一肚子的话没胆说。

刚刚的三下并没有给皮肤染上多少颜色,周泽楷拎着板子又是几下。连续的击打发出的清脆声音让莫凡羞红了脸。周泽楷还是没说话,左右兼顾的照顾到了莫凡屁股上有点肉的全部地方。不一会就染上了绯红的一片。周泽楷没有停手的意思,又是狠狠地一下咬上了莫凡的屁股,疼痛炸裂的感觉让莫凡咬紧了嘴唇。

没人知道一共打了多少,周泽楷还是不停,莫凡身手抓住周泽楷的裤脚,头向下似乎有些充血头晕,脸红的要命,脚趾随着击打不断地蜷曲伸展,小腿不受控制的抬起。莫凡没出声。一声哼唧都没有。周泽楷以为没多疼,继续加力的往屁股上招呼着。手起手落,莫凡渐渐的忍不住了,开始挣扎,开始发抖。还是没说话。周泽楷看着人挣扎颤抖的样子有点心疼,却依旧不打算轻易放过了莫凡,把人往上捞了捞,臀峰调整到最高点,左手按住了腰用双腿夹住了莫凡大腿,让人没办法躲避,也把挣扎的幅度减到了最小。

板子再次贴上莫凡混烫的臀峰之后莫凡不可抑制的颤抖了。臀上的肌肉紧绷着,小腿也崩得直直的,周泽楷把板子用力压在莫凡臀上,问了句"错了?"

莫凡没说话,点了点头。周泽楷扬起板子狠狠地落了一下,臀峰处迅速的红肿,莫凡咬紧了嘴唇承受周泽楷的怒火。依旧没发出声音。
板子再次按上了莫凡的屁股,这次是两臀中间靠下的部位,那里也算是重灾区,莫凡抓着裤脚的手更用力了,周泽楷质地良好的裤料已经被攥的不像样。周泽凯问:"错哪了?"

莫凡咬了嘴唇没说话。意料之中又是狠狠的一板子。周泽楷没再接着问,直接朝着同一个地方招呼了四下。莫凡整个人再也无法保持姿势在周泽楷腿上蜷成一团。周泽楷把板子放到一边,右手给人轻抚背脊顺气。等莫凡平静下来之后,周泽楷再次给莫凡调整了姿势。轻声的问了句:"疼?"
莫凡终于舍得出声音了,发出的声音却让周泽楷狠狠地揪心了一次。莫凡说:"知道错了"简单的四个字似乎用尽了所有的力气,从莫凡嘴里飘出来还带着哭腔。

周泽楷没去拿板子,用了四成力气给了莫凡一巴掌。
力道减了,却还是会给莫凡带来极大的痛苦。周泽楷说:我很担心
听了这话莫凡不知道是哪冒出来的勇气,用脚尖点着地把屁股有顶得高了一点。周泽楷也没跟他客气,巴掌接二连三的落在了莫凡的屁股上。直到莫凡撑不住卸了力气软趴在周泽楷腿上。

多大的错打成这样也够了。周泽楷收手了,抱着莫凡把人放在床上,给上半身搭了个被子。起身去找药膏。再回来的时候莫凡却把脑袋偏向另一侧。给了周泽楷一个后脑勺。周泽楷绕道床的另一边,莫凡就再转过去。周泽楷生气,以为莫凡还在赌气,犯了错还那么有理似的,周泽楷压着声音说:转过来。莫凡不动,周泽楷说:我错了?。莫凡不出声。周泽凯气,把手放在莫凡屁股上警告。要是再不转过来就动手了。莫凡还是不为所动。周泽楷心想,就这么拗呢,抬手就要打下去。莫凡却回头了,周泽楷的手悬在半空,迟迟没落下。

莫凡哭了。眼圈红的不行,眼皮也肿了起来。一点声音也没有的哭了。莫凡不想周泽楷看见他哭的样子,毕竟不管性事上谁上谁下,莫凡也是个男人。周泽楷难道一点尊严都不会给留吗?

莫凡看着周泽楷的眼神,说不清是难过多一些还是失望多一些。

深夜60分,未完待续

评论(3)

热度(107)

©乌鸦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