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鸦菇

我会接着你的

【周莫】知道错了2

写在前面
全文涉及spank,不喜勿入
不接受三观撕逼


莫凡侧躺在枕头上,大病初愈的身子经这么一通棰楚显得更加虚弱,任周泽楷怎么摆弄,周泽楷上药的动作已经尽量的轻柔,可对伤痕累累的肌肤来说也是复加刑罚一般的难熬。莫凡疼的紧了就咬着下唇,皱着眉头,拳头攥的死死的指甲都扣进掌心的肉里。尽管如此也不叫一个疼字。周泽楷其实是个心细的人。但被愤怒冲昏头脑的他还是无法兼顾理智和感性。渐渐平静后莫凡的所有小动作尽收眼底,刺痛了那根曾不存在的软肋。

为什么要忍耐。

周泽楷给莫凡上完药之后就坐在床边摆弄药膏。想道歉却也认为该给莫凡长长记性,在队里也这么罚过队员,青训营的时候也被前辈以这种形式教育过。亲测有效之后周泽楷猜想了这个法子去教育莫凡。从没想过教育完了莫凡会是这么个反应。知道错了吧,但还是怄着气。

"我不该打你"周泽凯看着地板突然开口。

"消气了?"莫凡的声音有气无力,似乎还带着点叹息

周泽楷答也不是不答也不是,只好闷声嗯了一句

"那就好"莫凡说
莫凡的声音把周泽楷的话钉在喉咙里许久之后周泽楷靠近莫凡挪了挪位置,看着莫凡干瘪的嘴唇和无光的眼睛抿了抿嘴唇。
"对不起"

"为什么?"莫凡紧接着问。

"我不知道"周泽楷说,周泽楷不知道他为什么道歉,但也觉得自己错了。不是原则上的错误,是更加感性的东西,周泽楷没法用语言描绘它。

"我替你说?"

周泽楷楞了会点了点头

莫凡撑着身子要坐起来,周泽楷连忙拦住莫凡,莫凡摇了摇头执意要坐着说话。周泽楷给莫凡掂了两个枕头,但伤痕累累的臀部即便是在柔软的布料也是几近惨无人道的虐待,疼痛让莫凡皱眉,额上出了一层薄薄的冷汗。莫凡看着周泽楷的眼睛,半晌才开口说话,像是在酝酿什么

"我们是恋人,不是师生,不是主仆,没有从属,我们是平等的。对吧"
莫凡接着说
"我让你打,心甘情愿只不过是因为害你担心。同样的,你道歉也是因为你让我难受了对不对?"
莫凡从没一口气和周泽楷说这么多,周泽楷有点消化不过来。也只能混乱的点点头。

"其实我希望你也能把我当成和你平等的人来看。我认为你,周泽楷,你没做到"

莫凡连名带姓的称呼周泽楷,是真的生气了。但周泽楷一句辩驳的话都说不出。莫凡说的是对的,周泽楷没做到。

作为恋人,需要的是管教多一些还是安慰多一些。

周泽楷支支吾吾的说不出话"我…"

"我想知道,你打我的时候,在想什么"莫凡语气缓和下来,似乎只是在问,周泽楷你压枪为什么那么准,语声一点也不象藏起来的剑峰那样直刺了周泽楷的心脏。

"我在想…让你记住教训,不再这样"

周泽楷的坦白。

"凭什么,你用什么身份来管教我?!"莫凡变的激动起来。声音带着筋疲力竭的沙哑。

"爱人…"

周泽楷说完觉得不对,又摇了摇头说"对不起"

莫凡笑了笑"你出去吧,我想睡会。"



评论(10)

热度(58)

©乌鸦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