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鸦菇

我会接着你的

【周莫】四年后的将心比心



写在前面
1. 莫凡生日贺文
2. 四年后才是正剧
3.流水账,神奇脑洞0构思,双子星人跳跃思维。受得了就来吧

「小莫凡生日快乐!」







“那个轮回战队,难道不就是以一个核心去引导的吗?” 莫凡说。

到了兴欣战队之后每天都看着周围的人玩荣耀,讨论荣耀,抢Boss,刷副本,当然除了这些,荣耀职业联赛更是所有人都嘴上挂着,心里揣着,和周公约会时都盼着的领域
潜移默化的,莫凡也开始关注职业联赛了。

先是了解了各大战队,网页上关于各战队的介绍都不少。每个战队也算是各有千秋,冠军队更是要出色得多。无论是他们每个人的装备,还是操作,都是登峰造极前所未见。职业联赛就这样悄悄地在莫凡的心里扎下了根。莫凡觉着吧,要是能跑到职业圈拾个荒。或许会有什么不一样,哪里不一样呢?这倒是得亲自看看去才能知道了

而在这些繁杂的战队介绍里,莫凡看了一遍就记住的,并不是嘉世三连冠的辉煌,而是从第六赛季就开始被冠上一人战队称号的,轮回。第一个记住的,也不是长相颇具特色的王杰希或是联盟第一大美女苏沐橙,而是连笑容都透着一股作秀气息的周泽楷。莫凡想着。这人肯定不是看上去的那样,笑的跟什么大明星一样,真假。太假了。虽然有那么一点点帅吧。

海报宣传画上的周泽楷,微笑的看着镜头,颔首低眉,看着就是大众男神的范儿。

谁能知道当周泽楷被莫凡小朋友内心吐槽了几万次的时候,周泽楷本人正十分为难的看着战队经理推过来的广告合同。

XX牌的天然纯牛奶。牌子十分出名,但是周泽楷十分不理解,为什么除了代言键盘鼠标电脑甚至功能性饮料,连牛奶厂家都要找上门来。

“小周啊,广告拍摄时间定下来是下个周,咱得去一趟H市,厂家在那边,江副队也去,你好好收拾一下,到那边好好配合人家,一上午就能完事了”

一点商量的余地都没有。根本不是过来商量的,只是例行通知罢了,周泽楷拿着笔随意的把合同签了,名字写的也是俱乐部给设计的签名样式。当初学了好几天才学会。

周泽楷不会拒绝,没法选择,只能闷闷的点点头答应下来。平时就是这样的个性,不怎么说话,所以谁也没看出来他有过什么不愿意的情绪。

周泽楷在人眼里,向来都是挺乖的。让干啥干啥,从不反驳。



【一个月后】

“莫凡,喝牛奶吗?”苏沐橙在一边笑盈盈的递了一盒。莫凡也没拒绝,说了句谢谢就接了过来。等莫凡看仔细了盒上的包装以后,一口牛奶呛到了嗓子里,呛得莫凡不停地咳嗽。苏沐橙急忙过来给莫凡敲后背,顺气。莫凡咳的脸红,憋的难受。等恢复了之后把那盒牛奶推到了一边。

苏沐橙仔细瞅了瞅那盒牛奶,略带惊异的说,咦 周泽楷怎么还开始代言牛奶了?

叶修在一边说,哟,联盟第一脸开始抢张新杰的活了,这是要转职的节奏?

莫凡很别扭的看着一边包装上周泽楷笑着喝牛奶的广告画,表示这辈子都不会再喝这个牌子的。假,太假了。

人和人之间的交集没什么规律,就像是秋天的落叶,说不定哪一阵风就把你吹到了临边的土地成了另一棵大树的肥料,而你原本在的那个位置,那里的人,并不会留恋你这样一片被风吹走叶子。一切都是机缘。
【四年后】

莫凡不爽的向旁边挪了挪,奈何身边的人已经睡死过去,手脚并用的把莫凡搂在了怀里。

“也不能拿我当抱枕啊。这人”内心吐槽并不能让人听见,这如果要是冬天的时候,周泽楷的身体就像是个大暖炉,完全不用担心晚上睡觉会冻着。可惜现在天气还是燥热的难耐,屋子里虽然开着冷气,但是被枪王熊抱住弄得莫凡完全没心思睡觉,心里长草了一般,罪魁祸首的脑袋还靠着莫凡的脖颈,温热的呼吸一下一下撩拨着莫凡所有的思绪。莫凡只能安静地看着落地窗外的路灯和还没熄灯的人家。有人说,人最孤独的时候是在深夜,那个点人的情感总是最薄弱的。也就是矫情吧。莫凡稍微蜷了蜷身子,脑子里过电影一般,里面全都是这四年里,纠缠不清的画面,陌生到相知相识相爱的轨迹,回忆起来也都是一开始铺天盖地的痛苦和随之而来的巨大幸福感。以至于现在被人抱在怀里一起睡觉,这么稀松平常地画面,都带着一点不真实,所以寄以一种依赖。但愿一直下去。直到死



如果说有个时光机器,那么第一次交集或许也不会有那么多尴尬


以前都是在广告画和巨幅海报上看见那张帅的冒泡的脸,和作秀用的笑。兴欣这个草根战队真的在挑战赛赢了嘉世时候,莫凡终于也是激动了一把。战队的事情都是其他人在折腾,所以力所能及的也只剩下了好好打荣耀。依据荣耀赛程上的传统,兴欣初入联盟的第一个对手应该是轮回,也算是给新队一个下马威。

最终也确实是一个大大的下马威。以10比0的成绩结束。要说没失落是真的不可能,但也都是一群心理素质好到突破天际的变态。除了乔一帆有一点点自责之外,其他人都没表现在脸上。叶修还能像从前一样用十分欠踹的语气调戏轮回队长。

战队之间例行的握手,莫凡站在最后一个,心里也没什么准备,更没想到站在周泽楷面前的时候,居然是有点无措的心情。看着对方干净的眼睛,周泽楷脸上没什么笑容,更不像是海报画上的那样那么阳光。相反的他也显得有点尴尬,莫凡站在周泽楷跟前矮了半个头,从气势上就输了几分,周泽楷稍微伸出手,似乎是怕莫凡不配合一般还抬高了些许。莫凡这才反应过来,急忙握住周泽楷的手,捏的有点用力,让周泽楷皱了皱眉。手心传来的温度让莫凡也有点不好意思,应该由谁来说点什么才对,这么握着多尴尬。莫凡用光速思考了一下该说些什么,周泽楷倒是反过来握紧了手说道“加油”
天知道周泽楷和陌生人主动开口说话的几率就好像是哈雷彗星撞地球一般。渺茫到难以形容。

就两个字,声音也是软软的,带着广告画上看不到的真诚,莫凡楞住了点了点头,而后又觉得不妥,说了句恩。之后就得跟上去握江副队。总之一串下来,莫凡还是满身的不自在。跟人肢体接触本来就很少有,这下子可算是别扭的够劲。

周泽楷的手,是最暖的。而且,似乎也不像想象中的那样很会作秀。

比赛输的惨,但奈何咱是刚起步的新战队,兴欣众人还是去找了个小餐馆搓了一顿,陈果大老板表示要在S市住一宿,好好犒劳一下各位。

小餐馆也得找个包间,一队人总不能大步流星的从正门进,那沐橙和方锐大大好歹也是全明星级别的,被粉丝堵住也是妥妥的,叶修轻车熟路的找到了那个巷子里的后门,巷子窄得很,说是巷子还不如说是两栋楼之间的缝,通过一个人戳戳有余,俩就不行了。小巷子没光,能两头进,说巧不巧的,对面碰上了轮回。莫凡在队尾,所以也不知道,听前面叶修似乎在说什么,陈果也客客气气的招呼着,莫凡看着一边的墙壁发呆,想着怎么还不走。

队伍继续往里走,莫凡在兴欣最后面,周泽楷在轮回最前面,俩人第二次碰面,谁也没想到是在这种地方。莫凡盯着周泽楷看了看,也不知道是不是该打个招呼,索性没理,快步跟上前面的乔一帆。生怕再和身后的人对视,仿佛周泽楷就是个黑洞,似乎再靠近点,就会被整个吸进去,落得一个粉身碎骨的下场。

原来是商量好了轮回请客。包间最普通的大圆桌,坐下两个战队的人似乎有点挤。莫凡找了个靠里面的位置,反正也不爱和别人攀谈,还不如坐到角落的地方,一个人也落得清净。哪成想,周泽楷也坐了过来,落座之后还用特别无奈的眼神看了看莫凡,似乎是说,我只是被挤过来的。莫凡点了点头,好像是看懂了周泽楷在表达什么。

这顿饭吃下来,两人一句话都没有过。


能把饭局吃成这样的,非得这俩不可了。

莫凡一顿饭吃了不少,好像是只有多吃点才能抑制住心里偷偷的悸动。这感觉并不好。周泽楷早就吃完了,在一边看着叶修和江波涛交谈,看着陈果和苏沐橙笑着说话。看着方锐跟魏琛吵着要拼酒。看着身边一言不发只顾着吃东西的莫凡。

“恩,叫莫凡?”周泽楷挺突兀的没头没脑的来了一句。
莫凡并没接住这个突如其来的攻击。一口拌菜吃的辣到了嗓子,急忙找水喝。狼狈的要命。一杯茶水喝了底朝天,完全没什么形象可言。放下杯子的时候才发现不对劲。杯子,拿错了。

莫凡抱歉的看着周泽楷,周泽楷摇了摇头示意没关系。
莫凡挺尴尬的,尽量让声音平稳的说:“是,我是莫凡”

周泽楷说:我知道你

莫凡的意识似乎被抽走了几秒,像是突然被扔到了外太空穿越了虫洞回到过去在记忆力翻箱倒柜的找,关于周泽楷的东西。然而,在到兴欣之前,并没有这个名字存在过的痕迹。
莫凡说:哦

接着又说:什么时候。本不打算刨根问底的莫凡鬼使神差般的不受控制,偏偏问了出来。周泽楷并没避讳什么。很平常的说:抢Boss见过。

感情是拾荒时候见过,莫凡想着,就算是我拾到了你什么装备,也早就卖钱了,没法还。

但莫凡看着周泽楷什么也不说,周泽楷似乎今天点了这辈子都没点上的交流技能点 说:挺厉害的

莫凡心想了,你可是荣耀第一人,轮回一人战队的队长,最牛的那个,说我厉害算是恭维还是嘲讽呢?但周泽楷不可能点上了这种特别下流的技能点,那应该是真心话?哪厉害了?

那之后周泽楷就没再看过莫凡,专心的又扒了两口菜,莫凡就只好揣着这个无聊的问题,放在心里长草。

等这个问题有答案的时候,已经是两年后了

莫凡早上醒过来,心情一点都不好。完全没睡够,晚上被人呼吸撩的大半夜才睡着。于是坐在床上一副起床气满点的模样,方圆十里都是杀气。周泽楷扎着个围裙推开卧房的门时候,愣是没敢进去。莫凡瞥了枪王一眼,扎着围裙拿着铲子活脱脱的小媳妇样,搞得莫凡都没处撒气。低气压一直留到了饭桌上。莫凡先是直接戳破了鸡蛋黄,把蛋黄液搅得到处都是。再是狠狠地塞了一整口三明治,灌了半杯牛奶。吃饭的速度让周泽楷汗颜。莫凡吃完所有东西之后,周泽楷才细嚼慢咽的吃完一个煎蛋。不是周泽楷太蜗牛,是莫凡爆手速CD流没冷却。那一套连招当然是6的不得了。

“无聊”莫凡看着周泽楷吃了半个三明治之后突然说了这么一句。

想来确实也挺无聊的。夏休期过去了一半,莫凡习惯家里蹲的生活,周泽楷也不太喜欢出去,这俩人每天生活也算规律,周泽楷没事打打荣耀,浇浇花,研究点新菜单,莫凡做着他日常训练,有空了上网游拾个荒,忙得不亦乐乎,也就只能是这一对。莫凡除了下去买点生活必需品之外,几乎没出过屋子,而且大多数时候都是周泽楷承担了跑腿任务。这是周泽楷和莫凡确定关系的第二年,同居生活刚刚开始。周泽楷退役之后就到上林苑那买了个房子,起初莫凡是拒绝的,毕竟房子挺贵,而且是为了自己买的,但后来拗不过周泽楷,只好不做声了。那阵子周泽楷忙活的不可开交也乐在其中,就像是装修俩人的新房一样。房子装完之后周泽楷跟莫凡说:“办个婚礼吧?”

莫凡挺无所谓的回到:你想的话就办
后来周泽楷合计了一下,自己家那边是没事,跟家里出柜挺成功的,莫凡那边据说也没问题,可是办婚礼还得张罗请客,请柬,还要当着很多人的面应酬,俩人都不是善于应付那种场合的性格,最终还是作罢了。


日子恍恍惚惚的就溜走了,莫凡和周泽楷的每一天都十分平静,连点波澜都不会有。平静的让人忘了最初到底为什么在一起。两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但无论如何彼此都已经习惯了对方的存在。谈不上是不可或缺,但绝对是独一无二。

“想带你回去见见爸妈”周泽楷说
莫凡听了之后看着周泽楷的眼神都凝滞了。周泽楷从来没提过这件事,只是说家里人都同意。莫凡尴尬的看了看桌角“他们,知道我吧”
“知道,说过很多次”
“不反感吗?”
周泽楷很坚定的摇了摇头。
“那就去看看吧”




周泽楷看莫凡同意,塞了最后一口三明治灌了两口牛奶。雷厉风行的说“我订票”
莫凡看这架势突然有点紧张,紧忙拦下了周泽楷。表示是不是需要给伯父伯母买点东西回去。周泽楷说,逛街?莫凡犹豫了一会,还是点了点头。逛街是一种怎样的体验?莫凡超级想拿出手机先去知乎上问一问。网购万岁出门会死星人,最无法理解的就是为什么会有那么一大批妹子对商场那种地方趋之若鹜永不嫌累。但脑子里想着某宝货的羊毛衫送周爸爸,某宝爆款的高级A货送周妈妈的时候,心里忍不住发毛。不就是逛商场吗,为了革命胜利硬着头皮也得去啊

小莫凡把他那点阶级斗争的心思全摊在脸上了,看的周泽楷想笑。

“一起去。”周泽楷看了看表,九点多,到商场应该刚刚能开门,心里盘算着说不定逛完街还能一起看场电影。
“我去收拾一下”莫凡会卧室翻腾衣服叠被子,周泽楷去收拾厨房捡桌子。一个人挺开心挺开心,一个人紧张的要死想把自己打扮成木乃伊。


到商场的时候还差着十分钟开门,上林苑离商场挺近的,俩人打车十多分钟就到了。十点钟太阳的毒辣劲慢慢攀升,周泽楷和莫凡找了个阴凉地等着开门,周围的妹子们眼睛尖的也不少,有人一个劲的往这方向瞟。莫凡标准的宅男打扮,短裤T恤双肩背,出门之前被周泽楷扣了个帽子。莫凡现在好歹也是个挺出名的职业选手,全明星也能稳稳的留上一席,这两年更有要拿下第一忍的称号。周泽楷刚退役下来,但昔日枪王的名声依旧很响,大街上要真被粉丝叼出来,妥妥的围攻。羊入虎口之势。周泽楷也扣了个帽子,没背着包,也是简简单单的短袖,短裤,可莫凡还是觉得就算是穿一样的衣服,周泽楷还是在气场上就能盖过自己一大截,果然身高优势比不了啊。更何况周泽楷戴着帽子都挡不住那张帅的冒泡的脸。周围好几个妹子眼神也总是时不时晃过来,看的莫凡不爽。

门口的门卫终于把门打开,商场里面冷气已经十分足了,莫凡进去直接打了个冷颤,周围有几个结伴的小孩,吵吵嚷嚷的要直奔顶层打电玩。说的莫凡心里也痒痒的。莫凡偏头看了看周泽楷,眼神里倒是没什么期待的成分,但周泽楷说“去玩吧”

周泽楷向来是个交流废,江波涛这些年也是靠着敏锐观察力和一定的脑电波直传才能了解周泽楷在想些什么。其实周泽楷对他在意的人和事意外的敏锐,嘴上越拙于表达,心里就相应的就越发澄澈,他能看懂,有时候看的也挺透的。人心这种东西,有时候怕在机关算尽,也有时候怕在至清至纯。

莫凡摆出一幅我没想去是你自己要去的模样点了点头,随后又说
“这样不好吧,礼物怎么办”

“一整天呢”时间似乎丰富的很奢侈,周泽楷拉着莫凡的手往扶梯处走,没给莫凡反驳的机会。这家商场有一个超级长的扶梯,一到五层。然后可以从五层到八层。虽然做观光梯也可以,但是周泽楷特别享受扶梯慢慢悠悠往上爬的感觉,一点一点的,特别有耐心。另外他也知道一个秘密。莫凡恐高。观光梯还是尽量不乘的好。

站在身边的莫凡动了动手指,显然是被牵着手很不自在。周泽楷感觉到之后也悄无声息的放开手揉了揉头发。莫凡像是得了喘息的机会,故作轻松的赶紧把手插进裤袋,周泽楷看的有点想笑。却也有一点笑不出来
“其实,可以说出来”周泽楷想了一会,小声说了一句。同居两个月,问题也在一点点暴露出来。该解决的必须得解决。周泽楷不喜欢拖着

“说什么?”莫凡看着周泽楷,呆呆的似乎不知道周泽楷指什么。
“不喜欢”周泽楷说

电梯还是没到顶,速度还是那个速度,不快不慢,还有两层楼的距离,周泽楷转身朝下面看了看。扶梯上人不多,站的稀稀松松的,有一个人的,有结伴来的,也有带着耳机发呆的。下面已经是很长一段距离,而且在变得越来越长,没办法回去。稀里糊涂的,怎么就到了现在。

莫凡拉了拉周泽楷,“快到顶了”
周泽楷回头“恩”

莫凡似乎不懂周泽楷的意思,只是那不喜欢三个字似乎揭开了心里起皱的一角,看不清里面装了些什么。莫凡自己都不知道。
周泽楷在没提这个,俩人又是一路无言。平时在一起时,莫凡的话比周泽楷多些,但挑起话题的大多是周泽楷。所以现在的局面就是,周泽楷心里想事,莫凡也落得个尴尬境地。

相爱的两个人不该这样。

周泽楷急切的想要印证些什么,拉着莫凡绕到了一个人少的走廊,五层零零散散的就那么几个人,似乎各自也都有自己的目的地,僻静的地方不难找,周泽楷拉着莫凡的袖子死死地按在墙壁上,瓷砖冰凉的触感顺着背脊流向僵直的大脑,莫凡紧紧蹙着眉头,没什么好气的说“你干什么!”似乎是生气了。周泽楷笑了笑说“吻你”话音未落,周泽楷直接凑了上来,莫凡连忙撇开头,躲得匆忙。

“别这样”莫凡说

周泽楷稍稍分开了一些但依旧紧靠在莫凡身上,压迫感十足。

“不喜欢?”周泽楷问

莫凡这下算是明白了扶梯上周泽楷那三个字的意思了,不喜欢牵手 ?不喜欢接吻?不喜欢拥抱?直说就好了。周泽楷的意思挺明了的,莫凡发现了这点之后也乐得答应
“不喜欢”莫凡说

“为什么?”
莫凡没想到周泽楷会逼问,根本没有任何准备的莫凡再一次在周泽楷面前手足无措,回到了最初的样子。

恋爱两年,同居生活刚刚开始,以往的恋爱不过是网游上联系,通过电子网路莫凡倒是可以正常交流

为什么一到身边就不行了呢。莫凡在拒绝周泽楷有意识的接近,在拒绝情侣间理所应当的肌肤之亲。周泽楷不懂,莫凡自己也不太明白。


---------------------------------------------------


这下好,电玩没打成,电影没看成,好好的一次约会就变成了两个人坐在冷饮店里面的冷战。
不说话 之于莫凡或是周泽楷,谁还不是技能点排满的。​原本周泽楷嘴里的:一整天呢
已经过去了四个小时。莫凡饿的前胸贴后背,看着周泽楷吃他今天的第三碗刨冰。冷得不行。

“我只是不习惯”莫凡说。周泽楷抬头看了看莫凡的眼睛
“四年了”周泽楷现在说话都冒着冷气

“你别吃了,胃该吃坏了”

“恩”周泽楷竟然真的放下的勺子,看着莫凡不说话。

“回家吗?”莫凡问

“还要买礼物。”周泽楷说着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下午两点。

莫凡本来以为周泽楷会后悔带自己去见家长的,没想到计划还是照旧进行,不过是一个插曲令人不爽罢了。该做的还得做。

事实证明周泽楷的眼光还是不错的。成功买到了足以降服周爸妈的礼物。用时也不过是一个钟都不到。刷卡的时候周泽楷抢了一下,但莫凡说你挑的你花钱,要我何用啊。给周泽楷干的没话说,只好从了小莫凡。俩人之间的矛盾其实还在,都不提了就得过且过。之后还是愉悦的去了电影院。

没啥好电影,还排了老长的队。上映的无非就是那种一看名字就知道是把青春作卖点实则谁也没过过那种青春的狗血言情剧。再不就是什么五毛特效的恐怖片。或者说是哄小孩玩的国产“大片”
无聊

最后的最后俩人还是买了票“妈妈去哪儿呀”

莫凡不喜欢小孩,周泽楷喜欢。谁也不是冲着电影去的。对吧?
这电影本来也不是给俩大男人看的,三三两两进来的都是父母带着自家小孩,再不就是一对一对的小情侣,周泽楷和莫凡坐在最后排最角落的地方。电影开场没多久,莫凡就困得想睡觉了,最后果真也睡着了,倒是没辜负电影院黑漆漆的环境。

周泽楷当然也没心思看电影,侧着头一直看莫凡睡熟的脸,嘴唇微微张开,荧幕上的微光照在莫凡脸上十分好看。周泽楷凑近了忍住想亲一口的冲动。

他不喜欢,我不能这么干。周泽楷想。


电影乏味的很,周泽楷也看不进去,就坐在座位上发呆,黑漆漆的环境下总能让人浮想联翩。总有些日子,有些人是你逃不过去的砍,那些问题最好还是不要得过且过,否则终将把你从悬崖上推落,粉身碎骨不成也要折了半条命。

莫凡醒了之后歪过头看周泽楷说“电影还没完啊”

“没呢”周泽楷看着屏幕头也没转“再睡会吗”

“不用了”莫凡说
“那出去转转吧”周泽楷提议道。莫凡点了点头,俩人从后排溜了出去。

莫凡顺便在心里腹诽:跟着土豪看电影就是不一样啊。电影院那是什么地,给豪睡觉用的。


俩人去了电影院边上的书店。猫的天空之城,店名文艺的很,顺便还能给未来寄信。周泽楷和莫凡本来是打算买点书的,别看俩人都是打游戏的,看的书也不少。跟性格有关吧,周泽楷和莫凡的童年也出奇的相似。抱着一本书就能安静一个下午。现在也一样,当出搬家的时候周泽楷和莫凡共用一个书柜,整理完了才发现,很多书都有两本。俩人相视许久,莫凡说"原来你还会看书…"周泽楷不知是气的还是尴尬的耳根都红了

周泽楷看了看给未来寄信的方式,又看了看莫凡。

"想寄信吗?"莫凡问。周泽楷点点头,俩人愉快地去看信纸。俩男生弄这个似乎有些矫情,可周泽楷确实想把这个时间所有的猜疑所有的不安都用一张纸打包扔去未来。即便未来物是人非事事休矣,周泽楷只是不喜欢这种不明朗的感觉。所以当他还是当打枪王时,就有着不符性格的冲劲。他的子弹能打穿所有的不安。

周泽楷先选好了信纸"我去那边写"

莫凡看了看鬼鬼祟祟的周泽楷,点了点头。

有什么秘密吗。

是什么?

关于谁?

为什么要躲开我?

莫凡随便拿了一张信纸,绕过三排书架,蹑手蹑脚的绕背了周泽楷。却犹豫着要不要过去。周泽楷一笔一画写的很认真,背脊也挺的很直,但莫凡竟觉察出一些孤独。

不能这样。莫凡轻步走了过去

那是一种不可抗力。

上面写着的字莫凡看得一清二楚……心跳声与四年前第一次握手时如出一辙。莫凡知道,他没办法骗自己。

…………

莫凡伏下身子在周泽楷耳边小声说

:喜欢你。

周泽楷慌乱的想回过头,却被莫凡从背后捂住了眼睛,让周泽楷动弹不得。
"别看我……你别看我,听我说"
莫凡的交流技能点还是完整的,只是不爱说不愿说。
真正残缺技能点的是周泽楷,真正让莫凡残缺技能点的,也是周泽楷。
所以不能对视,不能把不安全都暴露在对方眼中。
莫凡说

"我比你想的更喜欢你,四年前也是我先喜欢的你。即便我不承认,但是这是事实"

"我说了,只是不习惯…突然有人这么亲密"

"从父母离婚之后,我就不太习惯别人碰我了…给我点时间"

莫凡深吸了口气,在人耳边坚定的说

:我喜欢,我也爱你。

时间没有凝固,心跳也没有空几拍,周围充斥着商场内的喧嚣,甚至还能听到小孩子的大笑,莫凡轻轻松开手,往后退了几步。周泽楷把那封信拦腰撕成两半,可怜了信纸,转头看了看莫凡,莫凡却把头偏到了一边。

"我有想买的书,我先去看看"莫凡找了借口就想抽身,毕竟刚刚那么多话掏心掏肺的,早就突破了莫凡的底线,如今周泽楷方圆十米,都是容易窒息的地带。

周泽楷没有拦住莫凡,而是落后两三步的距离跟在人身后。

"百年孤独"

"霍乱时期的爱情"

"沙与沫"

"舞!"

"猫"

莫凡每走到一架书跟前,周泽楷就能说出这架书里莫凡会感兴趣的书名,莫凡惊讶却忍住一本都没拿。

"你知道的真清楚"莫凡说

"那你再猜猜好了,这本,我从前喜欢哪一句"莫凡小却纤细白皙的手指抚摸着书脊,纪伯伦的先知。周泽楷是读过的,但那是很久之前的事。

周泽楷笑了

"我不信"

莫凡说:不信什么

"那句话"

莫凡也笑着"你知道了,我现在也不信"

END


「大家就自己猜猜看吧w,蘑菇就不交待是哪句了,我也不信」

时间眨眼云烟,过得飞快,日子就像是在一部很长的扶梯上,不知不觉就到了顶。之于莫凡或是周泽楷,之于你我,这都是不可抗力。日子原来浓烈的像酒,无论什么事都太过于刻骨铭心,如今日子像水,无论你怎么品,也不会更浓烈了,或许连滋味都不会有,如果真的有一天能遇到可以伴你度过这种日子的人,不要拒绝他的好意,不要拒绝所有亲昵,把心交过去,他也会把心都给你。无论哪一方犹豫,哪一方猜忌,在感情里都是利刃一般,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拦其薄弱之处切断。那会可是后悔都来不及。

其实题目打算叫。不喜欢

但还是冒着虽然跑题我也要用将心比心这个题目的小公举心态保留了题目。嘛,做什么事都将心比心就好了,也算告诫自己w


PS:结尾比较草率,没时间了,以后如果想起来修改,说不定还会有续编。随缘吧w

评论(4)

热度(89)

©乌鸦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