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鸦菇

我会接着你的

【周喻】一生葬—1

写在前面


1.训诫(spank和部分重口)

2.涉及主被关系:叶周,魏黄,周喻。

3.佣兵paro,老梗老腔调

4.拒绝谈人生

喻文州看着周泽楷的眼睛笑着说抱歉。一点也不像是刚刚从鬼门关回来的人,他笑的依旧温和,一如往常那样。似乎没见过孟婆也没去好奇投胎转世的问题,只是去黄泉转了一圈,谁能知道这一圈七十三个小时,周泽楷是怎么熬过来的

周泽楷一般不会把心情表露在脸上,但他也很容易让人理解,比如此时此刻,喻文州看到了周泽楷冰冷的眼神,不用大脑都能知道这是愤怒到无话可说的地步,担忧被喻文州的回光返照抚平,恼怒便张牙舞爪的在胸腔肆虐,喻文州觉得他懂,心思敏极的他怎么会不懂周泽楷的心思。不止轮回的翻译官能读懂周语,耐心点,仔细点,喻文州看穿个周泽楷,手拿把攥。


当喻文州察觉出任务失败的那一刻,他唯一能做的,来得及做的,就是把周泽楷推开。虽然只有两三步的距离,也足够避开那枚瞄准了心脏的子弹。卧底的任务是最难做的,这次连怎么暴露的都不知道,喻文州何等敏锐,从对方不同往常的措辞就能觉察出什么猫腻。喻文州何等利落,能抢在子弹前面推开周泽楷,让他近距离欣赏了一次三步之内,子弹在挚爱身上开出的花。喻文州何等心脏,他是要把生离死别的痛苦都交给周泽楷承受吗


何等狡猾!


周泽楷放着轮回不管,在联盟医疗中心足足陪了三天。整个人都憔悴了不少,染着血污的衣服都没换下,坐在重症医疗室门外仰头望着天花板,脑袋里全都是喻文州倒下的样子,谁都没见过这样的周泽楷,江波涛劝也劝了,上头也拿着棍子威逼利诱了,周泽楷任谁说什么就是不肯离开。这三天给江波涛忙的脚不沾地。周泽楷第一次这么拧,叶修也不是不讲情理的人,寻思着也就是三天的缺勤三天的无视命令擅离职守,到时候上头罚下来也就是个四五天下不了床的程度,这要是喻文州有个三长两短的,轮回枪王得把这联盟拆了,到时候就不是这么简单的几下皮肉之苦可以抵罚这么简单了。

当初叶修不也干过这种事,将心比心,周泽楷的心思,叶修感同身受。毕竟苏沐秋是真的走了。而喻文州还能好好活着。

周泽楷坐在喻文州边上,喻文州看着周泽楷的眼睛苦笑。

“还是让你担心了”

“……”周泽楷沉默着

“对不起”喻文州说

“……”周泽楷还是沉默

喻文州并没觉得自己做错过什么,因为如果再次处于那种状态,喻文州的行动会和那时一样。不会犹豫也不会后悔。周泽楷的沉默第一次让喻文州觉得无力抵抗,终究是收敛起笑容阖上眼睛逃避了交流。

这其实一点也不像喻文州。

过错只会在逃避下蔓延滋长,肆意侵蚀着已经出现裂痕的墙壁。

“好好养伤”周泽楷说完起身离开,积压了三天的事务让江波涛喘不上气,周泽楷就算再任性,也会有个度。这会喻文州已然没有大碍,那首要的还是去处理轮回的事。


其实,周泽楷也在逃避。


周泽楷前脚刚走,叶修就连门也没敲的进来了。喻文州固然惊讶,但也是意料之中,不过是比想象中的来的快些。“活着呢啊”叶修看着曾经指点过的后辈躺在病床上,双手插满了乱七八糟的管子,边上还陪着个心电图,不觉槽心。

喻文州尴尬的笑了笑“让前辈失望了?”

“那倒没有,只不过你要去见阎王爷了小周也活不了多久”叶修开玩笑般的语气道着喻文州最不愿听的事实

当头一棒

喻文州愣在那不知道说什么好。

空气被一下子抽干,心跳似乎停滞了几秒。光和影还有声音,都渐渐的消失。

喻文州的感情被叶修的一句话砸的七荤八素。最终还是挂上了喻文州特有的微笑。

“前辈不会让小周去为了这种无趣的事去死的”喻文州说

“是,我是不会。太不值了,为了这廉价的玩意搭上我们枪王的性命”


周泽楷有一千种方法让人死的痛快,却没有一种方法让自己好过

如果喻文州死了,周泽楷的活着便是最大的痛不欲生。


“还好你活着呢”叶修给喻文州的点滴夜调了调流速,想着自己要不要多事一句小周的处境。终究没有开口。

“喻文州看了看流速加快的点滴,手背传来一阵冰凉刺痛。倒不至于受伤,只是会不大舒服罢了。也不清楚叶修的用意,只得皱着眉忍耐着。

“上面把给蓝雨的任务都停了,你家剑圣估摸着这会已经到总部了,想想怎么哄你这俩难缠的主吧,我可不会帮你的”叶修说完这话也不想听喻文州说什么,重症监护室并不是任谁都可以进来的。叶修走到门口停了停脚步机不可闻的叹了口气

“刑法处的棍棒也没那么好挨……”

喻文州刚想叫住叶修,叶修已经关上门走了。

一个瞬间,巨大的无力感压着神经,向上蔓延,铺天盖地的疲惫混着自责的滋味把心脏溺死在里面。喻文州又一次晕了过去。


这一睡就是三天。


----------------

与此同时,黄少天拎着没有收鞘的剑砍伤了几个守卫重症医疗院的士兵,基本上是用踹的,开了大门。喻文州呼吸平静如初,没有被黄少天破门而入的巨响惊扰到一丝一毫,心电图也按照固有的频率波峰波谷的交替着。

“周泽楷呢!”黄少天拎起边上的士卒问道。

“周队长在轮回分部”士兵捂着还在流血的伤口,失措的声线诉说着本能中的恐惧。

黄少天关上厚重的房门,直奔着轮回找周泽楷,怒气压抑了三天的剑圣早就无法抑制的暴走了。

周泽楷现在正在帮着江波涛处理剩下的事务,三天之内的四个A级任务失败了两个。而另外两个完成的也不尽如人意。烂摊子都得收拾。大大小小的数十个任务出现了不同程度的失误,联盟上面下来的批评通告和责罚条款无一例外的等着周泽楷盖章。

其中也包括他自己的。

擅离职守三天
S级任务失败

两项罚下来足够让枪王脱一层皮。在最后一行上写着:交由兴欣队长叶修处置,验刑管:张新杰签字。

果然连惩罚级别都是全联盟最高了。

周泽楷正在纠结着什么时候去叶修那送死,窗户碎裂的声音在脑后炸开。枪王的反射神经因为三天的不眠不休显得有些迟钝了。撑着桌子侧翻和入侵者拉开距离,逆着光却不难认出来者手中的利剑。

周泽楷本想拔枪的手卸了力气不打算反抗。黄少天的愤怒将周身的空气抽干,冰雨用快到看不到剑尖的速度直逼周泽楷的脖颈

砰!

冰雨剑尖一歪,堪堪避开要害,在皮肤上留下一道血痕。

周泽楷和黄少天都愣住了,周泽楷的心跳到了嗓子眼。如果没有这一声巨响,是不是已经断气了。
一定会

黄少天的剑峰错指,这方才冷静下来,将冰雨收鞘,握紧了拳头。

“都冷静了?”

“做事走不走脑子的?”

“一个两个都不让人省心”

叶修还没念完,黄少天的拳头已经跟周泽楷的脸来了个亲密接触。周泽楷没躲,也就硬生生的接下了,嘴角挂了彩。黄少天接着提膝还要再打。叶修看黄少天这目中无人的架势气的太阳穴疼。估计着无论说什么话气昏了头的剑圣也是听不进去的。叶修干脆就省了废话一脚踹到黄少天膝窝扭着人胳臂用膝盖顶住后背把黄少天按趴在地上。黄少天挣扎着却挣不开叶修的束缚。失了方寸的杀手就像是砧板上的鱼,只有任宰的份。

黄少天自知无能为力,叶修如果想的话,这个姿势早就死一百次了。

放弃了动作的黄少天低着头看着地板上的纹理。

“非得这样才能好好说话?”叶修按压的动作更用上了几分力气,生生的把黄少天的额头贴在了地上。

“你这一点就着的脾气老魏还没给你扳过来?回炉重造是吧?我们剑圣黄少天还得像是刚进训练营的新兵一样一天揍八遍?你们队长这是没醒着,醒着也得给你气过去了。”叶修嘲讽开的不大,话却都砸在黄少天最脆弱的地方。魏琛已经离开联盟很久了,第一任老师,黄少天的伯乐,可以说黄少是魏琛手把手带出来的。感情深厚不言而喻。
黄少天彻底消停了,叶修松开了束缚,黄少却还跪在地上没起来。膝盖的钝痛和膝窝处的酥涨感。黄少天知道自己犯事儿了,又犯事儿了。可也知道再也不会有人像魏琛一样拎着他耳朵回去痛加锤杵,却默默的收拾好所有烂摊子了。

叶修也觉得说的有点不近人情了,转而话锋指向周泽楷,数落黄少天的时候周泽楷就一直绷着军姿没敢动过。

“还有你周泽楷,你是木头橛子还是电线杆啊。我就不信你看不出来黄少天这是气急败坏的真想要你命。你不会躲?自责的想去送命?我成全你,量刑单子收着了吧,照着那个来一下不多一下不少,妥妥的能让你交代在我手里。就问你一句,值吗?”

周泽楷不说话,看着破了的窗子出神。偷偷的咬着嘴唇里面的肉,听着前辈的责骂。周泽楷看上去可比黄少天消停多了。多省事啊,都不用动手就能乖乖的站着军姿听训。

表面现象罢了。这可是货真价实的难治。

“我跟上面说了,一周之内不会有轮回的任何任务。蓝雨也一样”叶修看了眼黄少天接着道“周泽楷你不是不会动吗,你就在这站着,二十四小时之后总部地下七层最里间等着你”

黄少天回蓝雨待命

叶修蹲下身子看着黄少天紧紧闭着的眼睛厉声说道“都哑巴了吗?!回话!”

“是!”轮回队长蓝雨副队如此答道。










评论(22)

热度(114)

©乌鸦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