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鸦菇

我会接着你的

【周喻】一生葬—2

写在前面
1.应某个苹果的话,蘑菇拍了两下就发粗来了。真不怪我,苹果就拍了一下!

2.SPANK,训诫类。不喜勿入

3.本篇sp主被是叶周!!!但是cp是周喻的,求不来撕逼tag问题

4.祝各位吃得愉快,蘑菇不提供谈人生的服务w



时间过的不紧不慢,周泽楷的双腿就像是灌了铅一样沉重。深秋的风从破碎的窗户迎面吹来,凉意渐浓。周泽楷房间里没有钟表,没有任何计时用具。周泽楷不喜欢在时间中做事。急促的时间会把人压的喘不上气。周泽楷不喜欢这样。但用心跳来计时也不现实。谁知道这24小时的罚站什么时候结束呢。周泽楷念叨着:还是张新杰验刑,晚去了一会,估计也得多挨几棍子。联盟上下都知道张新杰的执刑是最严的,苛责到分秒。甚至下鞭的角度都是固定的。在张新杰手底下熬过刑的人,基本上都能老实半年。当然也去了条命一般,竖着进横着出。所以后来凡是涉及到有张新杰验刑执行的刑罚,无不是联盟最高级别的。

周泽楷看着窗外的月光活动了一下腿脚。长时间的站立让关节处僵硬的无法动弹。钝痛和着千万根针在骨节的地方只呀作响,周泽楷皱了皱眉头。时间大概是够了。


叶修在刑室边上的临时诊疗室歇着,刚从口袋里掏出包烟,就吃了张新杰一记眼刀。

“前辈!”张新杰刚想说话就被叶修打断
“是是是,这不能抽是吧”叶修悻悻然道,“新杰啊,你也体谅我一下,这一会动起手来我也是挺紧张的,这鞭子抽下去我怕手上准头不够,抽根烟能解压。”

“那叶前辈去洗手间抽吧。也不远”张新杰起身整理一会估计能用得到的药剂。顺便递给叶修一杯勾兑好的乳白色液体。100ml分毫不差。

“务必请周队长喝干净了”

叶修接过液体耸耸肩膀,这东西可是稀奇的很,就连叶修自己也只尝过一次。要说口味什么样估计是记不清楚,但伴随着东西来的往往都是铺天盖地的疼痛。

不是什么好的记忆。但要让叶修再来一次,叶修也是千百个愿意的

叶修到底是没去洗手间抽烟,端着量杯就进了刑室,和诊疗室不同,刑室温度比外界低了八度,房间通体的白色。内置的刑具都隐藏在墙壁的暗格里。房间的正中,有一个刑台,可以满足各种姿势各种需求。不过是折腾人的法子,联盟专门管武器研发的关榕飞设计这些小玩意简直就是举手之劳。他本人也表示可以把这些东西的研制当成茶余饭后的消遣。

那会刚赶上关榕飞的研发阶段,作为这套装备的第一个使用者,张佳乐表示让关榕飞走夜路小心点,而执行官孙哲平同学则给予了装备极大的肯定,还附加了不少改进意见,

叶修拿着瓶液体放在刑台上,看了眼表,已经过了半个小时的时间,周泽楷却还没到刑室,逃刑不可能,路也不算远。但等周泽楷气喘吁吁的去张新杰那里交单子的时候已经迟到了一个钟。

所以张新杰公事公办的给加了30下。


“周队长出门左转,叶修前辈等你很久了”

周泽楷看着单子上狰狞的数字抿了抿嘴唇。不怕都是假的。周泽楷看刑室的门虚掩着,敲了几下没等人回应就推门进去了,里面的温度让周泽楷打了个寒颤

“哟,让我好等啊。”叶修看着周泽楷笑了笑

“抱歉……”周泽楷是真的觉得抱歉,让叶修一个人在这种鬼地方呆了一个小时。

“过来过来,张新杰给你加了吧,迟到的?”

周泽楷缓慢的走过去,递上了由张新杰盖章的单子。叶修看了眼单子上的内容,想着张新杰也算是放了次水。那么多下真会死人的。

叶修让周泽楷坐在刑台上,叶修蹲下身子给周泽楷挽起裤管,用指节顺着周泽楷膝盖骨的缝隙按着。按的周泽楷死死的皱了眉头。

“罚得很了”叶修念叨着。“那你就趴着挨吧。先把这个喝了”

周泽楷看着那一小杯不知名的液体也知道这次不会好过。接过量喝了一口,立刻被入口的酸涩味呛的咳嗽了好几下。周泽楷拧着眉毛看着叶修“前辈……”眼神里的意图明显,不想喝

“喝干净”叶修收起了平日里慵懒的调子变得严肃起来。这不是你任性的地方。

周泽楷好歹是闷了一大口进去,估计算是张新杰说的喝干净了。

“衣服裤子脱干净了趴在台上,知道怎么做吧”叶修看着周泽楷的眼神并不友善,也没心情看他左右为难的脱衣服,转身去收拾要用的刑具。

“自己心里有个数,该绑起来的自己绑起来。一会儿要躲了得算抗刑,张新杰能看见,你今天就没法活着出去了”叶修摸了摸鞭柄,量刑的数目也就那么多,叶修手下要想轻点也就轻点了,按照联盟的标注来也不至于太严重,叶修做的一切都是在给周泽楷施压。

三十皮板,三十指挥鞭,罚的是三天的擅离职守。

叶修拿着指挥鞭回到刑台,周泽楷已经乖乖的把腰腹和大腿甚至脖颈处的束缚给加上了。关榕飞设计的这玩意方便到所有的束缚只需要几个按钮操作,所以也乐得施行者方便。

“前辈…手臂”周泽楷为难的说,他现在基本没办法转头,没办法看叶修的脸。大腿处的束缚带有一定间距,为了让受刑者的肌肉足够放松,双腿以膝盖为界分开足有七十公分。周泽楷一想到这,简直想要自尽。

被前辈看光了啊。

叶修知道周泽楷没法固定手臂,看人也乖乖的把手放到了束缚带指定位置,叶修拍了拍周泽楷的后背“胳膊往上放点”

叶修只绑了胳膊,给周泽楷留了小臂,这样无论如何也构不成抗刑的说法了。除了小臂之外,周泽楷什么都动不了。室内并没有因为周泽楷发烫的脸变得暖和起来,光洁的脊背上没有一点疤痕,呼吸过频让周泽楷看起来像是濒死的鱼,在砧板上无力的挣扎,配上联盟第一脸的称号叶修都觉得这是在暴殄天物。

“随便叫,没人听得见”叶修这么说着第一鞭就咬上了周泽楷的脊背。指挥鞭长一米,皮革裹身,足有一指粗细,叶修的手劲不小,破风声让人心寒。白皙的背上突兀的印上了一道渗血的痕迹。周泽楷咬住嘴唇无法缓解任何疼痛,紧接着同一处落下第二鞭,分毫不差,叶修的原则,要么就不打,要该打了就一定打到怕。







评论(18)

热度(81)

©乌鸦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