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鸦菇

我会接着你的

【周喻】一生葬__3

写在前面
1.SP,训诫相关不喜勿入。蘑菇不提供谈人生等相关服务

2.不撕逼,安静看。虽然这部分我自己也觉得写的有点啰嗦。

3.OOC绝对有…介意轻拍

4.哦,不厚道的我又卡拍了,不过总比坑了强对吧www《强行卖萌

5.食用愉快www

“随便叫,没人听得见”叶修这么说着第一鞭就咬上了周泽楷的脊背。指挥鞭长一米,皮革裹身,足有一指粗细,叶修的手劲不小,破风声让人心寒。白皙的背上突兀的印上了一道渗血的痕迹。周泽楷咬住嘴唇无法缓解任何疼痛,紧接着同一处落下第二鞭,分毫不差,叶修的原则,要么就不打,要该打了就一定打到怕。


打完了不长记性,还打你做啥。

叶修本着这种原则下手丝毫不留情面。叶修可是根老油条,要是比起手上的准头来不比张新杰差,只是没有张新杰那么强迫症。但叶修这是真打算跟周泽楷好好较劲了,第三下带着尖锐的风声准准的咬在前两下的鞭痕上。周泽楷咬着嘴唇的牙齿在颤抖,那似乎不是指挥鞭,像是刀割一般的痛楚在那一寸皮肤上叫嚣。周泽楷渴盼着它哪怕吧受伤的面积扩大几分也好。叶修又是连着两下,印着同一条鞭痕。周泽楷终于是忍耐不能叫喊出声来

“挺能撑的?”叶修用鞭梢沿着裂开的皮肉轻轻滑过。笑着周泽楷,却也苦笑着自己。

周泽楷忍痛不知该说些什么。只是摇了摇头。

“说说都错哪了,不介意你慢慢说,打你打个不明不白的,你也不舒坦。”叶修也开始用起老手段。陈述错误,这对周泽楷来说也算是附加刑了。


“单子上……”周泽楷想了想说

“单子上写,三十皮板,三十指挥鞭打你三天擅离职守。还写着五十杀威棒,打你任务失败。这俩也确实该打,但小周,你觉得我会因为这么无聊的事儿跟你像这样大动干戈?”叶修说完又是连着五下飞快的在脊背上起落,留下一道血痕,周泽楷用力的仰着脖颈挣扎,疼痛却无法逃脱。和上一道鞭痕差了三指距离。

“我不着急,你慢慢说。说清楚了再继续”

周泽楷喘息声渐渐平稳下来。思考在冰冷的空气中凝结,停滞。周泽楷想不到除了这两条之外,他还做错了什么。

“前辈,提醒……”

叶修抬手又是五下,周泽楷听着破风的声音闭上了眼睛。果然疼痛依旧分毫不差。叶修能把这五下鞭子打出一次刀砍的效果来。周泽楷咬紧了嘴唇闷哼了一声,攥紧的拳头关节发白,不长的指甲抠进肉里,生生的抓出了血痕。

“喻文州任务前夜交上来的报告,你是远距离狙击,怎么当天变成了近身偷袭?”

周泽楷极力的让自己声音听起来正常,却控制不住疼痛带来的喑哑和干涩。他抿了一下嘴唇“我怕……出问题”

“你和喻文州出S级几次了?”


“五次……”周泽楷说,之前的四次都很圆满的完成了任务。

“最基本的信任呢?”叶修并不是提问,周泽楷听得出来。

预想之内的五下又一次咬上了周泽楷的后背。似乎是熟悉了这种疼痛,周泽楷的反应倒是没那么激烈了。默默的忍下呼声,默默的咬着嘴唇。

“喻文州要是真死了你打算和他殉情还是怎么着?”叶修用鞭子有一下没一下的杵着周泽楷的伤口。

“周队长,你以为你是三岁小孩玩过家家呢?”

叶修不急着落鞭,看着周泽楷向外渗血的伤口有些心疼。最初那一道痕迹已经结痂,最新的一道皮肤似乎都卷起了边。周泽楷疼,但是没什么好说的,也一直沉默着,如果抛开被五花大绑,衣不蔽体这两点现状的话,周泽楷这还真能算得上是气定神闲。

“你的命连着你们轮回的命。喻文州要真交代在战场上,你应该做的也绝不是和他一起死”叶修说得这些话,不是他的原创。却生生的印在他心里很多年。照搬出来,更像是回到从前,也更像是念给自己听。

叶修也觉得自己说的太多,迟迟没有落鞭。周泽楷趴在刑台上,心思却早就闭塞起来。叶修知道周泽楷不会认可自己说的,毕竟亲身经历过的事,当初也是活活被扒了一层皮,可到最后也没觉得自己做错什么。但经历过锤楚之后,心情总有个缺口得以释放。伤痛浓重,但不流动,凝滞在心里的角落,时间一久也能沉淀下来。所以不至于接着去寻死觅活的。

起码喻文州没死。周泽楷的心思叶修能懂。但该说的还得说。就像前辈告诉他一样,叶修有必要用前辈的身份,给周泽楷一个缺口。

叶修不打算再说什么,抬手起鞭,鞭梢划过的地方渗出一点点的红斑,五下过后便又是一条皮肉翻卷的血痕。这玩意也不愧是联盟专制。鞭身上皮革包裹,细小的纹理快速抽过皮肤,就能生生的划破了皮。

最后五下依旧是和从前一样的手法,周泽楷攥着的拳头又紧了紧。他觉得头晕目眩。三天的不休不眠,纵然是周泽楷也会熬不住,在轮回临时注射的营养针剂也不能消除空腹感。要不是一进门时被灌下去的那杯东西,估摸着这会已经晕死过去了。

叶修把鞭子扔到一边的盐水桶里泡着,飘起了细细的血迹,他抱着手臂坐在邢台的一边,看着周泽楷叹气。

“开胃菜罢了,正餐还没上呢,小周你这么虚,我可也不会手软的。”

“前辈…不必”周泽楷好歹是缓过口气。背上的六条鞭痕整齐排开,让人看了真以为是出自张新杰之手。

叶修拎起皮板掂掂分量,胶质,皮革包裹,柔韧性也还不错,一扎宽,半指厚,能照顾到整个臀面。叶修也是挺久挺久没这么正式的进过联盟刑讯室了,难免嘘唏,这刑具做的真是越来越有质量了,看着挺温顺的皮板,沾到身上怕也是痛快淋漓的很。

叶修在周泽楷身后一步站定,单手挥了挥板子。

“周泽楷,你听好了,我不管你是不是真的知道自己错了,但你记着今天我跟你说的。你的命不是你一个人的。”

周泽楷咬了咬嘴唇,等着身后的疼痛。叶修抡圆了手臂,皮板狠狠的抽在臀上,周泽楷却连微小的扭动都做不到。叶修一下接着一下的抽下去,一句话都没说。两下之间的间隔基本上让人无法消化任何疼痛。周泽楷攥紧了拳头生生的捶打着邢台。痛楚的叠加让感官被放大了无数倍。口中压抑不住的呼喊随着愈发狠戾的击打崩溃了防线。疼。疼到让人连收缩肌肉的力气都使不出,叶修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周泽楷也没数还有多少下。皮肤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充血,肿胀。血点几乎连成一片。叶修依旧是用着八分的力气落板。周泽楷终于无法忍受,甩着头想缓解疼痛。

“前…叶修…厄!”周泽楷断断续续的言语换来了叶修更狠的一下。“闭上你的嘴”

紧接着还是按照原先的节奏很好的照顾到每一寸痛苦。周泽楷终于是放弃了请求缓和的想法。大腿抑制不住的颤抖了起来。熬刑的训练周泽楷向来都是出类拔萃的,大概这不是刑讯,而叶修也不是可怖的敌人。自己手中没有对他有利的筹码,更没有任何防备的意愿。所以才这么疼吗?周泽楷开始胡思乱想,身后的疼变成了麻木热辣,他觉得皮肤都要炸开了一般。血液争先恐后的想要撑破皮肤,四散开来。但是并没有。


责打停了。

叶修用手拍了拍周泽楷的屁股。皱了眉头。

“歇会吧…一会那个梨木棍子还有五十下,晕了可得重来”叶修把皮拍也扔在盐水桶里面。三十下控制好力道还是不至于见血,就是怕打出什么内伤来,这可麻烦。

梨木棍子咬上周泽楷肿胀的臀部时,他忍不住的喊出声来,叶修连眉头都不曾皱一下。又是七成七的力气下去。

评论(14)

热度(70)

©乌鸦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