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鸦菇

我会接着你的

【周喻】一生葬__5

1训诫类

2不接受谈人生

3非同好勿入

4食用愉快(//∇//)



重症医疗室内开着冷气,室温维持在舒适的二十七摄氏度,即便如此,空气间浸着消毒水的气味仍然让人感到一阵让人不快的寒凉,从脚跟绵延到头顶刺激着所谓的冷觉神经。


心电图忠实地在波峰波谷间交替着,大约这算是这个房间内唯一的动态存在。躺在病床上的人面无血色,在佣兵中本就算是单薄的躯体经过这几日的煎熬愈发的消瘦了。喻文州氧气面罩下的嘴唇到处都是干裂的痕迹,毫无血色的干裂,呈现出严重缺水的病态。


每日专门的护士只负责进来换药以及检查各项生命体征。这么细节的地方,不会有人在意。而本应在他床前日夜守候着的人,也落得一个遍体鳞伤的下场,趴在床上动弹不得。


似乎一切都应该这样慢慢沉寂下去。


然后慢慢的重回正轨。




“报告”


“进”叶修抓了抓头发,碾灭了指间的烟,不管是到了什么职位什么高度依旧改不了那幅慵懒的模样。给人看见的往往是烟雾缭绕中的倦怠神情,而不知不觉间,也会有刺入人脊髓的锐利。


叶修就是这种,你一旦有些许放松,便会被分分钟叼住命脉的人。


来报告的下属站在门口的位置低着头,眼神飘忽“叶队长,有老朋友说要见你”


叶修笑了一下又拿出根烟点着。


“来都来了,躲在那儿多没劲。”叶修大大咧咧的掏出放在座椅下方的BFR,枪口对着门板连开两枪


“再不出来下一枪就不是头顶啦”叶修把枪口的位置向下移了几寸。


“诶哟诶哟,别来无恙啊…”来人操着沙哑粗糙含着沙砾的声音,从门板后边慢慢挪出来。麻布斗篷下是隐约是一张历尽沧桑后令人熟悉的面孔,未经打理的胡须如同枯枝杂草一般纠缠在一起昭示着来路之艰辛。来人伸出手掌拍了拍门口下属的肩膀,那人便瞬间失去了所有力气倒下,晕睡过去。


来的不是别人,是十年前名噪一时的大人物。魏琛。


如今再说起来,怕是很少有年轻人认得了。


“你这功夫真算是练到炉火纯青了”叶修挥了挥手让人做在沙发上。魏琛没动,显然不是要来叙旧的。径直走到叶修桌前抬了抬手,叶修递过去一根烟,换来一声冷笑“啧…没诚意啊。”说这在烟头打了个响指,火光闪现“都不知道给点上吗”魏琛贪婪的狠狠吸了一口,或许这样能消去舟车劳顿的疲惫。


“黄少天那小子呢,听说被你关了禁闭?”魏琛回来一趟绝对不是找找老友叙旧来的。蓝雨出了这么大事儿,再怎么说也是曾经效力过的地方,总有个挂念。队长濒死,副队又惹了事儿,整个队伍停滞不前。在联盟这么个狼多肉少的地方……处境十分不妙。魏琛一直盯着叶修的眼睛,想看看他这么做是不是有意而为之。打着什么如意算盘。虽是老友但…心脏程度也是联盟第一人啊。


“哪敢啊,就算权限再高也不敢跨着战队关蓝雨副队禁闭。”叶修眯了眯眼睛“我就是,以一个躲麻烦的心态,稍微帮衬着点。”


魏琛笑了,笑的特别猥琐。“得了,你还是老样子。看你还这么没下限。呵呵,老夫也就放心啦”魏琛掸了掸烟灰碾灭在叶修桌上那个奇怪形状的烟灰缸里。摆了摆手就离开了,走到门口的时候顿了顿,想起什么似的。“对了,少天的事儿吧……”


“放心,我不向上边说”


“谢了”魏琛说。


“不远万里过来护犊子。也是醉了。”叶修喊着


等老魏走远了,叶修憋不住笑,咳嗽了一下。清了清嗓子。

“我说啊,小安,你再这么躺着,我就把你开了。”叶修说到最后竟然也有了几分严肃的意思。

躺在门边上的人动了动手指,实在是兜不住了。立马站了起来朝叶修举了一躬。作为兴欣最有潜力的一个佣兵,老魏这点催眠的小把戏要是能奏效,就真得回炉重造了。


“都听见了,来的内老头,你认识吗?”

安文逸点了点头。

“情报搜集的不错。说说你都了解他什么?”

“回队长,魏琛前辈是您的同期生,蓝雨前任队长。输了和一个新人的挑战赛从此离开联盟销声匿迹。”安文逸回答的一丝不苟,也中规中矩。性子经过叶修带着的这几个月倒是收敛了不少。叶修接着问“你觉得从这事儿看,他是大智还是大愚?”


安文逸不假思索的回答道“大智”

叶修笑着双手摆弄着打火机“这么肯定?”叶修挑了挑眉稍感慨,想不到这老家伙人格魅力还挺大的。


“魏琛前辈为了蓝雨做出了极大的贡献,撑起这个战队开始,一直到退役。都是为了蓝雨。只不过.......”安文逸收回了嘴边的词,不管怎么说这样形容前辈都不太好。


“他啊行事风格就是太猥琐,联盟里对他的误解很大。你能这么看他我都要怀疑一下,你是不是蓝雨过来的卧底?”叶修半打趣的说道。安文逸看着自家队长这么不正经也实在懒得多说一句话了。面无表情的盯着看了两秒,转身就要走。


“对了,给晕过去的那些,都再上上课”


评论(3)

热度(27)

©乌鸦菇 | Powered by LOFTER